时觊

你好 这里时觊/鹿阿九。
时觊的时 时觊的觊。

你好你的王子到了请签收一下谢谢[悠花/一发完]

CP吴织亚切大忽悠X花少北

童话类型傻白甜注意

OOC OOC 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这种题材我想您应该不会上升真人叭( ॑꒳ ॑ )

文笔不佳还望笑纳

00.

童话书里王子都是要和公主结婚的。

01.

绛紫色的双眸轻轻一眯,他望着眼前高耸的树群,有些犹豫地拉住了白马。

他是邻国的第三位王子,母亲是…数不清第几位的王后。在他母亲嫁进来之前,有数不清的女人,为了金银财宝荣华富贵为了穿不完的锦衣华服而嫁给了那位不太仁慈且有些贪恋女人的执政者,可惜最后不是被杀就是自杀亦或是被逼疯。

他的两位哥哥都是登徒子,徘徊在他们两位王子寝宫附近的美丽女子数也数不清。他从小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

10 53

晚安好梦[悠花/一篇完]

CP吴织亚切大忽悠X花少北

私设如山堆请勿当真

OOC归我悠花两只小可爱属于你们。

请勿上升真人,如果你还爱我。

文笔不佳,最近言情小说毒害太深可能过于矫情。

请您笑纳。


00.


世上总归是有第三种感情的。它比友情高一点,却又在爱情前止步。


就像骑士越过山河跨过荆棘路过沉沦的岛屿却在要抵达公主的城堡时因为自卑原路折返。就像他在见到心上人时构思了几十种话语最后仅仅说了一句


“早安。”


01.


纵使...

12 62

臆想【悠花/一篇】

文笔不佳笑纳谢谢。

ooc归我悠花归你们。

请不要上升真人,如果你还爱我的话。


00.


 人说,林深时见鹿,海蓝时见鲸,梦醒时见你。

可我,树深时雾起,海深时浪涌,梦醒时夜续,不见鹿,不见鲸,也不见你


01.


“能和我谈谈吗?你所说的那位有趣的…恋人。”


“好啊。”


银灰色短发的姑娘在客厅里坐下后随意打量了一下她那位新病人的家。四处打扫的都很干净,窗台上还放着一盆玫瑰。她接过了房子主人递过来的茶水,指尖轻轻磨着玻璃杯的杯壁。


“我和他,是...

14 32

Little Sack Of Sugar.[悠花/一篇完]

小甜饼一发完
悠花归你们ooc归我.
文笔不佳笑纳?

00.

人生最大的幸福,是发现自己爱的人正好也爱着自己。

01.

忽悠喝得醉醺醺回来的时候,花少北还在拿着个笔记本电脑敲敲敲的。他拿着换洗衣服凑过去看了一眼,是论文。忽悠伸出手想在电脑上搞点事情让他的室友花少北炸个毛,可惜未遂。

花少北抬头扫了一眼这个一身酒味还有烧烤摊上面特有烟味的家伙。心里悄悄惊叹一句这家伙居然是处女座后也没有多想,算了算交论文的日期后他索性关了电脑不去想那些棘手的文字。转身看向多半是喝醉了躺在宿舍桌子上的那个家伙。

花少北叹了口气,否决了让他自生自灭的想法,拉着忽悠往洗澡的地方走。

“我不去不去!”

“你可...

16 43

Absurd。[悠花/中篇]

文笔不才望笑纳

oocoocooc

CP吴织亚切大忽悠X花少北

性转设定请注意。


伍。



-

“你的伤口是怎么弄的啊…”



“被划伤了而已~没什么大问题的啊~”

面对着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年轻班主任阿九,忽悠还是那副模样,毫不在乎的笑笑。而这样的后果显然是被阿九弹了脑袋。

粉红色的眸子映着好看的红色。九小姐皱了皱眉,但不像是因为生气,反而像是…难受吗。

“你之前过来上药的时候我应该检查伤口的,是我大意了。”

“你之前跟我说是被草划伤,那么草一定是带毒了。刚刚有眩晕的症状大概是…”

“我中毒了?”

九小姐没有说话,只是点头默认。

“哇…这毒能解吗。什么毒啊…”

“会让你死掉的毒,我找找办法解。”

如果...

3 18

Absurd。[悠花/中篇]

文笔欠佳望笑纳

oocoocooc

CP吴织亚切大忽悠X花少北

性转注意




肆。

-

忽悠把伤口的事情忘记了。


毕竟它也不是那么疼了,大概之前的感觉是自己多心了吧。而且它看上去……


忽悠抬起了自己的右手,食指上的伤口已经有了结痂的模样,应该是要好了。


从那天晚上以后,每天去摘一朵雏菊便成了她的习惯,忽悠并不在意送出去后它们的命运,无论是被放入那个瓷白花瓶里悉心照顾也好,亦或是将其扔在桌上便不再照顾任由它干枯也好。


只要花少北开心,怎么处理都是好的。


她盘腿坐在床上扳着手指细算着时间,离上次去那位萝莉老师那也过了快一周了。她决定在去一次。白天去有些...

2 18

Absurd。[悠花/中篇]

文笔不佳望笑纳

oocooc

CP吴织亚切大忽悠X花少北

性转设注意。



-


其实很早之前就有这种感觉了。


明明是个扔在人堆里便再也找不到的小姑娘。没有什么耀眼的地方,性格也是文文静静的。成绩并不优秀突出,也没有别人好看。


可是每次想到她,总是感觉心里泛起了一阵涟漪,想对她……


亲亲抱抱举高高。


觉得她就像个傻子一样,难过的事情从来都不说出来,笨手笨脚领悟力差,果然就是猪嘛——。


忽悠回到寝室的时候顺带着摘了几朵叫不上名字的花,应该是雏菊吧。想...

5 17

Absurd[悠花/中篇]

文笔不佳望各位看官笑纳
ooc见谅
cp吴织亚切大忽悠X花少北
性转设定谢谢。



-

然而 花少北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她嗅到了药草的气味 比起战斗的种种科目 她更擅长医疗方面。往日成天泡在器材室帮九小姐整理药品和做药材笔记的她竟不知不觉锻炼出了异于常人的嗅觉。

当然 只针对药品。

“你受伤了?”

“啊…那什么…嗯。”

“在外面执行勘察工作的时候受的伤?”

“我只是被那什么…草。对对对草割到了 然后出血了,嗨呀没多大事。”

忽悠不亏是忽悠,花少北还真信了。

其实也算不上骗她 只不过性质不太一样。与其说是草 ...

4 20

他的十二月三十一日。[一篇完]



CP大概烛岚烛(。)微娇菲。互宠其实挺萌不是吗。
有私设,OOC。
文笔不佳望笑纳?



街上的人很多。

庶岚用靴子踢开了一块石子,顺便将小菲LOLI送自己的蓝色格子围巾往上拉了拉。问小菲LOLI她也只是心虚的扬了扬嘴角。

“哈——。就随便买了一条嘛,而且烛天不是有条红色的嘛。”

张小菲的谎言很好破。是个正常人大概都看得出来她那心虚样,可是庶岚这个死萝莉控把重点放在了笑容和围巾上。

嗯,毕竟是萝莉的礼物啊——。

尽管这其实是绿水母和弯香蕉联合起来的小九九。庶岚和烛天走在一起,有点养眼呢。

庶岚并不明白烛天为什么突然脑子抽风把自己往街上扯,那个家伙比自己矮半个头,此时此刻一脸没事...

4 70

Absurd.[悠花/中篇]

CP吴织亚切大忽悠X花少北
性转设定性转设定性转设定!
大概是魔法学院设定?
ooc见谅。

壹。

“呐呐,花少北。”

“我们一起成为——”

“马猴烧酒吧!!!”

“花少北。”

“花少北同学。”

“啊…啊!在!”

身着黑紫色魔法制服的少女突然从座位上起身.蓝色的长发随着风轻轻的打了个旋.从她脸上的慌张和茫然中不难看出——她刚刚走神了。

紫色长发的老师眉头微微一皱.随后指了指黑板上的文字。

“请你帮我重复一遍我刚刚讲的内容。”

“怎么样才能调解出在战斗时可以作为临时医疗剂的药水。”

花少北慌了.

而且慌的很彻底.

妈的智障这讲的啥玩意。

坐在教室门口的教师助手sawa...

1 27
 
1 / 5

© 时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