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觊

你好 这里时觊/鹿阿九。
时觊的时 时觊的觊。

钟意【悠花】

ooc见谅
文笔糟糕见谅

-

“对你何止一句钟意”



关于那天花少北问自己什么是喜欢一个人的原因.忽悠并没有去追问.忽悠和花少北从高一到高三寒假相处了这么久.忽悠对他也是有所了解的.

忽悠估摸着花少北这个大傻子大概是看了什么心灵鸡汤或者恋爱小说感叹良久后想恋爱了.不过这傻子要是和女孩子在一起怎么可能放得开阿.

忽悠心里的花少北是一个住在玻璃罩里面的小人.想要出去了解别人却又畏畏缩缩.玻璃罩就是他内向的表现.他对不熟的人很少有话说.而有人想要了解他 却被玻璃罩隔开.

这么想了之后.忽悠觉得自己还是幸运的.至少借着同桌的关系和花少北成为了朋友.而他大概是能够自由进入花少北的玻璃罩中为数不多的其中一个吧.

花少北其实早就明白自己喜欢忽悠了.虽然老被别人说自己对待感情总是很迟钝.很久以前忽悠发烧的那天早上花少北梦到了自己对忽悠告白了.

按理说梦醒后花少北应该是没有特别具体的印象的.可是那一整天花少北都在纠结这个梦.以及自己奋不顾身所说出去的那句话.

花少北其实想到过在现实对忽悠坦白.大不了最后一刀两断.毕竟忽悠把自己到朋友.可是自己却想上了他.然而真的和忽悠分开再也做不了朋友.失去联系…

吃完晚饭的花少北撇撇嘴.看着手机屏幕上自己刚刚敲打出来的四个字.最终还是怂了.

删掉内容后花少北叹了口气.把手机丢到一边.靠在床上透过外面的窗户看着天空.花少北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重.大抵是因为昨晚和忽悠通宵打游戏的原因吧.

刚刚睡着开始做梦就被手机铃声惊扰了.

花少北烦躁的看了眼谁打来的.最终还是把气憋到心里.先接通了电话.

“北北出来玩呗~今天新年第一天阿出来玩~”

“我日你哥!我刚睡着!”

“哈哈哈不好意思那你出来吗.我还叫了几个朋友来着.”

“嗯…行吧.你在哪我去找你.”

花少北起身拿着一条红色的围巾.顺便从衣柜里找出外套.

“你家楼下.”

听到这句话花少北停顿了一下.该死的心跳声.说句话要那么温柔吗.

花少北和家人打了招呼后下了楼.可是并没有看到忽悠的影子.花少北只好掏出手机准备打忽悠的电话.却突然被人从身后抱住.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本来心中涌现的不安感在听到那人的声音后渐渐消失.花少北其实挺喜欢他的拥抱.但是还是推开了.

“诶我日你哥.你玩偷袭呢我去你大爷.”

“哈哈哈哈哈哈我错了我错了.走吧.”

忽悠知道花少北不是特别喜欢很乱的地方.便和其他几个人约在一家咖啡厅里.二楼的人很少.挺适合他们几个人的.

“诶我们来玩国王游戏怎么样.”

一个女生突然提议.大家觉得也没什么好玩的玩这个也不错便都同意了.

“emmm我抽到鬼牌了.那么…”

“三号.强吻七号一下怎么样.”

“wow——”

忽悠听见了命令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牌.

……三号.

那么七号是——“……我是七号.”

花少北一脸生无可恋的亮出了自己的牌.忽悠也配合着亮出自己的牌.看着花少北已经闭上了眼睛.忽悠只觉着心动.伸出手将他的头发捋到耳后.随后浅浅的附上了他的唇.花少北心也跳得厉害.幸好只是个游戏.如果自己亲了忽悠.他大概是会生气的吧.

游戏进行了几轮后大家也因为时间原因都回家了.忽悠和花少北一路上都没有说话.忽悠看着快到花少北的家了.决定还是要跟他告白才行.

此时的忽悠就像一个已经快身无分文的赌徒.他想赌一赌.

花少北到底喜不喜欢他.

如果喜欢.那么赌徒就获得胜利.如果真的不喜欢.那么他这个没有幸运女神眷顾的倒霉赌徒将被淘汰.并且还有可能和花少北一刀两断.连朋友都做不了了.

天空中纷纷扬扬的飘下了小小的雪花.花少北拉下围巾.哈了口热气.准备继续走却被身后的忽悠叫住了.

“花少北.”“嗯?”

“我喜欢你...很久了.”

TBC.
努力克服懒癌的阿九www
依然犹豫要不要变结局的阿九ww

评论(7)
热度(26)

© 时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