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觊

你好 这里时觊/鹿阿九。
时觊的时 时觊的觊。

拾光瓶【悠花】

ooc见谅qwqq
文笔幼儿园系列
上升真人我就爬着网线去日死你👋




忽悠一直很对一件事情感到有些疑惑.关于他一见钟情的花少北.

那人明明才和自己认识不久.对自己和自己周围关系好的人虽然谈不上极度热情开朗.但是话并不是特别少.这让忽悠一开始一度误认为花少北是一个性格特开朗的人.

可是事实证明忽悠错了.

花少北只对他和他周围熟悉的朋友话多一点.对待其他人简直是天壤之别.忽悠觉得花少北对待陌生人连笑意都不曾有过.话更是能少说就少说.

忽悠只记得花少北跟自己用企鹅发过一句话.

“花少北是个孤僻侠.”

从上衣口袋中摸索出手机.打开聊天界面.搜索孤僻侠却没有内容显示.

花少北没有给自己发过这条消息吗…?

这样类似的事情对于忽悠来说不少.但是在忽悠的印象中只在花少北这个人身上发生.比如他零碎的记忆中花少北对他说过的话 可是其实花少北并没有对这一个忽悠说过.

花少北不是那种精明的人.他和忽悠说过的每一句话他不可能全记得.他记得的只有整个事情的过程.他记得的只有…

他爱忽悠.他想要忽悠好好的活下去.忽悠聪明.不应该在最美好的年龄,在最应该奋斗的年龄死去.

他想救忽悠.

今天的日期是……

花少北从房间书柜的一堆书后面拿开一块木板.然后拿出里面的日历.

看到自己用红色标明的显眼的字.花少北叹了口气.随后把日历合上放回原位.

今天忽悠会告白.

花少北打开自己的衣柜.犹豫片刻还是把忽悠最喜欢的那件外套穿上了.他总说自己穿这一件特帅气.

天空中飘着小雪花.忽悠指尖轻轻摩着手机外壳.把花少北叫出来了.他想告诉花少北自己的心意.

明明应该很紧张.可是忽悠不知道为什么却意外的感觉到舒心.这一幕很熟悉.难不成自己在梦里也曾把花少北这样叫出来过?

一抹蓝色在眼中出现.且愈发的清晰了起来.忽悠看清了向自己走来的那人.眼底也渐渐的出了笑意.花少北早就知道那一抹看着舒心的红色是他的心上人.明明此时此刻的场景经历了很多遍.花少北还是觉着紧张.还有一丝压力.

因为他明白.不久后忽悠可能就要死在自己面前.而他可能完全不知道是以什么样子 在什么时候.

“花少北.我……”

“忽悠……其实我喜欢你.喜欢你很久很久了.”

花少北还是先开了口.按计划来明明应该忽悠来说的.花少北现在已经不想管了.抛弃原有的计划.想要再好好爱你一次.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花少北现在的精神比很多人都要强大.他本身就是孤身一人.完全不想融入任何人的世界.虽然他偶尔也讨厌寂寞.可是他习惯的还是这个寂寞的世界.

直到忽悠的闯入.像光一样的忽悠把花少北从黑暗中拉了出来.带他看到了外面有颜色的世界.花少北不会轻易对一个人有好感.可是他对忽悠产生了好感.他不会轻易去喜欢一个人.可是日久生情,当仰慕的友谊之情在花少北心中待久了.里面早就悄悄的掺进了一些名为爱慕的东西.这种东西搅动着花少北的心情,让他面对忽悠乱了方寸.

本来顺顺利利的走到了一起.可是恋人还是在自己眼前离开了.花少北想要救活忽悠.可是忽悠还是死了.并且在自己面前……很多次.

大概只有花少北一个人认为这不是一种折磨.花少北只想把忽悠从死亡循环中救出来.对无数次面对自己恋人从眼前死亡的花少北来说大概也是一种解脱吧.

小精灵坐在花少北的书桌上晃着自己的双脚吃着桌子上的大型甜甜圈.见花少北回来后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开了口.

“喂 花少北.”

“……什么.”

鹿阿九吞下了最后一口草莓甜甜圈.擦了擦自己的嘴巴.

“我好歹也跟你重回时间那么多次了.你跟那个叫什么……噢 忽悠的人不是恋爱了这么多次嘛.你自己肯定是不会记得你和他的所有事情的.这么说吧…”

“?”

“你之前和忽悠还有他的朋友出去玩.忽悠回去的路上摔了一跤吧.那是刚成为朋友.后来在图书馆忽悠不小心被书砸到了吧.还有很多事情.直到你们在一起之后的最后一件事我就不用说了你知道.”

鹿阿九看着花少北,一脸严肃.

“你难道没有发现,你和忽悠在一起越多 他受到的伤害就越多吗.一开始发现时我以为只是偶然,这次是第几次了.你虽然记得和他在一起的过程.可是每次还是会发生不同的事情吧?”

“你的意思是 我和他待在一起越少 他受的伤害就越少?”

“这个我还不太确定.不过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你想救忽悠只有一个办法了.”

“什么办法.”

鹿阿九看着一脸坚定的花少北.犹豫片刻还是说了出来.

“下一次重回时间.不要去认识他.不要成为他的朋友.不要接触他.不要去闯入……”

“他的世界.”

TBC.

鬼知道什么时候完结
这儿鹿阿九👋👋👋

评论(8)
热度(24)

© 时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