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觊

你好 这里时觊/鹿阿九。
时觊的时 时觊的觊。

拾光瓶【完结】

ooc见谅
文笔很恐怖
上升真人日死你👋




小精灵说完后转了个圈自己又消失了.只剩下花少北一个人坐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愣.

这么想着他和自己在一起确实是受过很多小伤.她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如果让他能够尽量避免伤害那么只有自己退出他的世界.

可是……

花少北烦躁的揉了揉头发.那自己的这些感情到头来算作什么.狗屁不如吗.

“嘁.”

不过只要他好好的活着.自己充当一个陌生人又不会怎么样吧.就当做了一场美梦吧.一场永远不想醒来的美梦.

记录发生一切事情的日历本已经被花少北丢掉了.既然梦快醒了.那就不要再去做多余的事情.跟随自己的心意来做事.

花少北这一次和忽悠去了游乐园.去看了他以前一直想看没有看的电影.去了一次旅行.时间越向忽悠23岁生日靠近,花少北就越不舍.但是面对忽悠时,这种感情并没有表现出来.花少北觉得忽悠眼中的他还是那个花少北.

八月份悄悄的走向了尾声.他们两人也大学毕业了.忽悠从宿舍搬出来和花少北一起合租.养了只叫泰迪的猫.满足了忽悠多年的心愿.

他们晚上会一起打游戏.忽悠是个正常工作的上班族.花少北则成为了某站的一名UP主.靠着自己的性格也圈了一波小粉.

日子算是过得悠闲自在.花少北看了看自己手中快吃完的冰淇淋.便朝仅仅吃了几口冰淇淋的忽悠看去.双眸对视.忽悠笑了笑把冰淇淋递了过去.

“要尝尝看吗?”

忽悠其实已经发觉了花少北有些不对劲.可是他却说不出个大概来.以为这家伙在自己面前表现的很正常.可是忽悠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看着他一个人在发愣.发着发着眼角便泛了红.

莫非这家伙得了绝症?

pei!

怎么可能.不会不会.

那就是家里出了事情?可是他的父母亲身体健朗没什么大问题啊.

算了算了不想了.忽悠摇了摇头.从外套口袋中掏出钥匙.开了门屋子里却一片漆黑.

“花少北?”

突然被一个人抱住.是他身上好闻的味道.忽悠揉了揉花少北的头发.眼底里已满是笑意.

“忽悠.生日快乐.”

今天是9.18啊.忽悠先是一愣,随后伸手开了灯.

“嗯.谢谢 我的花傻子.”



花少北参加忽悠的葬礼时意外的镇定.已经不知道多少次面对忽悠的死亡了.他现在只希望小精灵说的话是对的.

睡了一觉后花少北第二天早上起来看了一眼手机.

时间又回来了.

这一次花少北没有再去书店.按部就班的过着原本属于他的一个人的生活.当然他偶尔会在学校走廊和忽悠擦肩而过.只不过花少北走了很多步后才敢回头看着越走越远的忽悠.自己的心情已经不重要了.他好好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后来的后来,花少北无意间听到了忽悠结婚的事情.新娘是个有着一头蓝色长发的姑娘.据说很温柔 笑起来很好看.而且听说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书店里.

花少北听完这件事情后轻轻的笑了笑.他很想哭.可是在现在的世界,他有什么理由再去哭呢.他要做的就是不要再去打扰忽悠了.现在这样其实也挺好.

……大骗子.

花少北擦掉眼角的泪水.最终还是笑着离开了.花少北安静的度过了他这一生.没有多少朋友.他也没有结婚.

“其实我真的一直……都是一个人阿.”

说完这句话.花少北闭上了眼睛.轻笑着永远离开了.

END.

评论(15)
热度(21)

© 时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