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觊

你好 这里时觊/鹿阿九。
时觊的时 时觊的觊。

“诶 看到那个中二病了吗 我老婆”【悠花】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这个题材你上升真人?可别开玩笑吧

-

忽悠拦到一辆出租车后.把行李放置好便拉着花少北坐了进去.司机先生转头刚想说一句到哪里.可是在看到花少北的穿着后这句话硬生生的被塞了回去.

“呃司机师傅…麻烦到安”“请到吾与这个凡人在人间与地狱连接处的地方.那是吾在这里的据点.如果敢违抗吾的命令不去的话我就……”

忽悠马上把花少北从背包口袋掏出模型枪的动作制止住了.抬头看着一脸懵逼的司机.忽悠只好歉意的对着司机笑了笑.

“呃抱歉.我朋友就是这样.您不用听他的话.请到安鹭小区谢谢.”

一路上忽悠没有说话一直看着自己的手机.但是虽然指尖不断的
滑动着亮着的屏幕.忽悠却看不进去.身边坐着的是自己的挚友 也是自己心心念念了三年的心上人.忽悠这么想着还是关掉了手机.轻轻靠在座椅上 用余光瞥了一眼花少北.

这个家伙也很安静.手里一直在玩着一个戒指.家伙过了三年性格也还……等等.

戒指?!


忽悠抑制住了自己想要问个清楚的情绪.强行将话咽了下去.到了家后 忽悠想了想这个点花少北家人估计也不在.随后看着在门上玩迷宫模型的花少北.

“花少北.”

“叫我黑焰地狱使者.”

“好的花少北.要去我家坐坐吗?反正现在时间还早 你的家里也没有人吧?”

“我的据点吗 现在这个时间里我存活都这个躯体短暂的几十年中所拥有的友人确实…”

“就是说叔叔阿姨不在家是吧.进来吧.”

忽悠把行李箱现放置在自己的房间里.随后拿着一个纸杯看着对自己家很熟悉所以也不拘束的花少北.

“喝什么.”

“我想喝能够补充吸血鬼所需必要能量的由炼狱之魔的卵而形
成的……”

“那就果汁吧.”

反正也听不懂.忽悠轻笑一声 抬头看了看柜子上面的饮料 随后给花少北倒了一杯卡布奇啊不对 倒了一杯番茄汁.

“噢 炼狱之魔的卵所产生的灵液阿 这对吾来说补充能量是最好的了!”

忽悠:哇我还蒙对了阿.可是我一点也不高兴 哦液.

看着花少北一副标准乖巧坐姿.忽悠只觉着可爱.虽然一别三年 这家伙还是那么可爱阿.想……咳嗯.

花少北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他湖水一般的蓝色眸子与忽悠暗紫色的眸子对上视线后.却不知为何又将视线放在了窗外的天空上.

“汝盯着吾作甚.难道你也窥视着我的能力吗.我在凡间为数不多能够感应到我的存在的友人.”

忽悠只是轻轻一笑.一只手撑着自己的头.

“是啊.我窥视着你的某种东西呢.花少北.”

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花少北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下来.掏出一把小型的手枪模型.和忽悠对视后却又不知为何抿嘴走开了.

“你的力量很强大 我有一天会打败你的!”

花少北冲忽悠喊了一句话后就跑着回家了.

忽悠却只留意了一下花少北泛红的耳朵.什么嘛…

原来也不是 没戏啊.

tbc.

这里依然鹿阿九.
只想说一件事
如果我的便签变成了人 管它是个一米八的小哥哥还是一米五的小萝莉 管他变成花少北或者忽悠还是阿泱
我照样掐死👋👋👋
我的文好吃吗 便签?

评论(12)
热度(35)

© 时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