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觊

你好 这里时觊/鹿阿九。
时觊的时 时觊的觊。

“诶 看到那个中二病了吗 我老婆”【悠花/中篇】

oocoocooc
文笔很渣很渣很渣
请勿上升真人不用我说了吧.

肆.


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刺鼻的气味 医院住院部意外的安静 走廊间有几个病人聚在一起聊天 聊聊病情聊聊家人聊聊以后.


窗外本来还是碧蓝的天空却已渐渐被乌云占领.外面的树被风刮着发出了沙沙声.


忽悠随便搬了把椅子坐在花少北躺着的床旁边.一只手撑着面无表情的脸.另一只手则拿着手机.


刚刚给花少北的妈妈打了个电话.应该没什么问题.


其实花少北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问题.起因只是这个傻子说要迎接冰之精灵的挑战就去小卖部买了一堆冰淇淋自己吃完了.


夏天已经过去了现在已经十月份了都要到穿长袖外套的季节了吧?


这家伙是真的傻.如果不是帮老师送个本子自己就不会没看好他 如果看好了他他就不会去买那么多冰淇淋自己一个人吃完.如果他没吃这么多冰淇淋他也就不会生病发烧还拉肚子.


忽悠一阵内疚.这个家伙从小就不喜欢好好吃饭 身体本来就弱 这次要是把胃弄坏了怎么办.


“忽悠……”


“忽悠……”


“诶!”


忽悠连忙起身看着花少北 那人却还是一副在睡觉的样子


什么啊…原来是在说梦话啊.


忽悠轻轻叹了口气随后帮花少北掩好了被子再坐下.这个花少北还真是爱让人操心.不过这也是个让忽悠好好观察花少北的机会.


这家伙还真的是从小好看到大啊.小时候本来就长得好看 又不爱说话 而且家里人帮忙挑的衣服又是粉粉嫩嫩的 好几回上街让人当成了女孩子夸.


有时候也会被邻居家的小孩子欺负 自己就会去保护他不让他被欺负.小时候还真是可爱呢.至于自己想要保护他的理由…


忽悠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的是他第一次见花少北时的样子.


花少北就那样一步步向后退 任由那两个孩子往他身上砸小石子.最后还被威胁不让告诉家长.细细想来那两个孩子也是好笑极了.不过孩子有时候往往反映的就是这个社会的缩影啊.


那是忽悠偶然看到花少北被欺负的时候.他只是等那孩子走了 就拍拍自己衣服上的灰.擦了擦自己的脸.


忽悠那时候正义感爆棚.直接就跑到花少北面前了.当然 也把花少北吓了一跳.让他误认为忽悠也是要来欺负自己的.


“喂!你是新搬过来的那户人里面的吧.”


“阿!…是…”


“你为什么要任他们欺负啊!”


花少北抿了抿嘴唇.一双好看的眸子暗了暗 随后就一直看着忽悠不说话.


大概是那双仿佛藏着上帝不小心遗落的星星一般闪闪发光却又无害的眸子.让忽悠下定决心要保护这个软软的小人儿了吧.


快到晚饭时间花少北迷迷糊糊的睁开的眼睛.这一觉花少北睡的还是舒服的.从中午一直睡到了晚上.可是忽悠昨晚上本来复习题目准备期中考的事情就睡得很晚.本想今天中午午休好好补个觉 谁知道花少北生病了呢.


花少北感觉到了消毒水刺鼻的味道.他环顾了一下周围似乎明白了什么.


这里是……


“哇你这个凡人!居然擅自把我带到了白色囚牢这里来治疗!我不需要治疗!我可是存活了300年的吸血鬼我……”


本来花少北还想说点什么.但是看到忽悠趴着睡觉的样子却又停止住了.


他看上去好累啊.还是不要叫醒他好了.


然而忽悠还是迷迷糊糊的醒了.他揉了揉发酸的眼睛 戴上眼镜才发现花少北也醒了.他又冲着花少北笑笑.


花少北本来想说点什么关心忽悠的话.可是话到嘴边就说不出口了.花少北现在满脑子都是他下午做的梦.


“没想到你居然可以操控我的梦境!你是梦境师吗!”


“哈?”


“果然是我的友人体内就蕴含着大量的魔力 我小看你了.”

忽悠看着花少北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早已适应了花少北的风格
他感觉倒也没什么了.毕竟不论花少北变成什么样.他都喜欢啊.


花少北还是花少北.


“花少北你饿了吗.”


“唔…吾沉睡了几个小时体力确实因为没有及时补给导致有些不足.”


花少北想了想随后看着忽悠.


“那我去买些粥.你生病了要吃清淡点的.叔叔阿姨等会就来了.”


忽悠走出病房.靠在墙上闭上眼睛.


花少北的那双眼睛还是那么好看啊.那双连天空都不及的蓝色眸子大概能让自己卸下一切防备伪装吧.能让最真实的自己不顾一切的去扑向他.


即使他身后藏着一把匕首又如何呢.


他愿意为花少北去付出一切.喜不喜欢已经不重要了.他希望花少北能够多陪自己几年.


因为忽悠想要做他一辈子的骑士.


tbc.
拖了这么久真的很对不起!我会尽量在开学前完结的!

评论(9)
热度(26)

© 时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