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觊

你好 这里时觊/鹿阿九。
时觊的时 时觊的觊。

梦.【悠花/一篇完】

oocoocooc
文笔恐怖 意识流产物
不要上升真人谢谢.

梦.


醒来像是忘记了什么一般.花少北起身想拾起昨晚因闷热而被自己踹到地上的被子.为什么感觉今天的自己…


没什么力气…


走路都轻飘飘的.轻轻揉了揉头发.眸子朝四周望了望.自己熟悉的人却没有看到.


花少北是个小说家.半年前和自己现在的恋人住在了一起.恋人叫忽悠 是个上班族 比自己稍稍高半头的男生.


是出去买菜了吗.


花少北这么想着 随后便出了门.


他是在小区附近找到的忽悠.那人正在和隔壁的李大爷聊天.


他们在说什么呢.


“诶我最近怎么没有看到和你一起的那个小伙子了呢.”


大爷扇了扇手中的扇子.似乎本意也只是好奇问问.可是忽悠原本的微笑却一下子凝固了.他的眸子暗了暗.随后又扯起并不太好看的笑容.


“哦他啊 他……他回他父母那边办个事情…李大爷我还有事情就先回去了.”


为什么要说我回去了啊.我明明就在这里啊.这个忽悠…不对劲.


花少北扯了扯嘴角.他与忽悠高中就认识了 一直到现在 怎么说也相处了有个七八年了吧.他撒谎是什么样花少北不可能不知道.


忽悠和李大爷打完招呼后 并没有直接回家.反而是走向了小区后
门的一家花店.老板是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


花少北待忽悠进了花店后才悄悄的从窗口朝店里望去.今天的老板也很好看啊.忽悠好像喜欢这种类型的姑娘…


“请你帮我把这束花包起来 谢谢.”


忽悠指了指柜子上的一束薰衣草.蓝紫色的花似乎才刚刚绽放不久 上面还有几支刚刚绽开一点的花苞.


“薰衣草啊…想送给谁?女朋友?”


老板拿着喷壶往花上喷了点水.带着半开玩笑的样子看着忽悠.而忽悠也只是揉了揉头发.似乎是因为听到女朋友三个字 嘴角轻轻一勾.


“啊…不是女朋友.是恋人.”


小姑娘很快会了意.把钱找给忽悠也没有再说什么了.


花少北一路跟着忽悠.这家伙骑着辆单车.速度并不快 可是脸上却并没有平日里的笑颜.忽悠想去的地方并不远 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明明没有去过这个地方 可是花少北却觉得十分熟悉.


他慢慢的跟着忽悠.穿梭在各个墓碑中.


忽悠来墓地干嘛.


他停住了.在一块墓碑前放下了那束花.随后轻轻歪头一笑.


“我来了.你过得还好吗.我很想你…这束蓝色的花没有你的头发好看.你知道吗 你的发色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蓝色.”


“半年了.花少北.我不会再喜欢其他人的.你以前老是觉得自己不值得别人喜欢 可是你却不知道你的那些优点我有多喜欢.”


“你知道吗少北 我还在内疚…如果我那天没跟你吵架 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花少北 你丢下了我一个人.怎么办啊.我没有你是不行的.”


“我想等你 北北.”


“实在不行 下辈子能见面的.一定能的.”


这是……?


花少北已经走到墓碑前了.墓碑上确实是自己的名字和照片.


啊……我想起来了.


原来我已经……


身体慢慢的在消失  死神披着黑色的斗篷伴随着黑色的雾出现在花少北的面前.


“既然你记起来了 那就跟我走吧.时间到了.第1768号 花少北是吗.”


“……是.”


死神向他伸出了手.花少北看向了身后的忽悠.抿嘴犹豫 最终还是喊了他的名字.


“忽悠!”


来不及了.死神强行把花少北拉了过去.随后一黑一蓝就这样消失在了空中.虽然忽悠也不曾看到过花少北.


忽悠猛的一回头.


听到了花少北的声音.




“哇——!!!”


花少北猛得从床上坐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身旁的忽悠似乎被吵醒了.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随后也起身抱住了花少北.


“怎么了北北…?”


“忽悠?”


“嗯我在呢.”


“忽悠.”


“忽悠.”

“怎么了啊你个小弱智.”


忽悠掐了一把花少北的脸.发现他眼睛红红的.随后轻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给了他一个早安吻.


“做噩梦了?”


“嗯……我梦见我死了 你还去墓地看我.”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别吧花少北.这么恐怖的吗.”


“哇我可去你的你个大忽悠!我做噩梦不安慰我啊!”


“好好好.我们北北寿命还长着呢.我们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 我不会让你死的~”


谁知道呢.


窗帘后的死神看着自己手上的笔记本.


1768 花少北 死期——一个月后.


END.

这里鹿阿九 感谢看到最后qwq






评论(8)
热度(33)

© 时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