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觊

你好 这里时觊/鹿阿九。
时觊的时 时觊的觊。

今晚月色很美[悠花/一篇完]

ooc见谅.




花少北发觉的时候自己已经走了很远了.

顷刻间原本清澈的天空已经布满了浅灰色的云.乌压压的一片.连带着他的心情也愈发的沉重的起来.

明明想……尽早和他并肩的.

这样下去…怎么办啊.

想着自己惨不忍睹的成绩 他觉得自己考前的努力和现实不在一个领域里.难道连上天也这么想看自己的笑话吗.

不过这里…是哪里.

他愕然抬头.眼前的景物陌生的不可思议.不过细细想来倒也合理 自己才刚搬来没两年 而且时间这么紧张 根本就不会留时间允许自己去熟悉一下这座城市.

四处张望了一下.不远处的高大建筑物上标着时间.

啊…糟糕.

晚自习可能要迟到了.今天是那地中海老头的晚修.不去的话他估计又得挖苦自己了.什么考得糟糕又不肯好好学 成天和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不学好净知道干逃课这些事之类的刺耳的话吧.

这么想想 花少北便也不想再回去了 索性一味的走下去.说不定还会有新发现.

眼前的杏花树似乎有些年头了.粉白色的花枝伸到了他的眼前.偏柔和的暖色调与他那一头清冷色调的蓝色头发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天空已经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周围的行人步子加快了一些.他坐在树下的木椅上.轻轻闭上眼睛.

那人的身影伴随着粉白色的花瓣拥上了心头.带着一抹明媚的笑容叫着自己的名字.一言一行一颦一笑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真的是很好看的红色啊.

很符合他的性格.

可是想到那人名列前茅的成绩让他刚刚牵起的嘴角又垂了下来.不过他也找到了一个努力的理由.

但是…

雨大了起来.他起身也不知如何是好.那座他每天学习的建筑物早已连带着物理老师的嘲讽一起抛之脑后了.

再想回头也被藏在了雾雨里.

四处找不到避雨的地方 雨水轻巧的越过花枝钻进了他的头发里.风轻轻抚上了他的脸颊.

仅仅穿了件衬衣怎够他这一趟即兴的晚间出行呢.风和雨可是很不顾情面的.

这下麻烦了啊.

尚且还记得些许来的路.回去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不过以这么狼狈的样子回去上翘掉了大半节课的晚修…

还不如让我在这淋死呢.

他起身翻了个白眼.

总之先找个能够避雨的…!

刚一转身便被人拥入了怀中 好闻又熟悉的香味让花少北有些惊讶的抬头.一抹明媚的笑容伴着那一抹耀眼的红色映入了他的蓝色双眸中.

“…忽悠?!”

“你不是应该在上物…”“嘘。”

他的食指轻轻抵住了花少北的唇.示意他不要说话.

“我的花大傻子哟—不就是没考好吗.翘课太不像你的风格了吧?”

“你怎么找到我的…”

“我家就在附近啊 傻子.去过两次了还没印象.我吃饭没看到你人啊 就来找你了啊.你看我为了找你还牺牲了我的一节晚自习 怎么补偿?”

“哇你不会是要我请你吃饭吧别吧兄弟 我零花钱还没发呢.”

“那先欠着呗.我帮你跟鹿老师那个老女人请假了.走 吃饭去.”

本来已抬足的花少北又被忽悠按住了肩膀.随后他的手抚上了他的脸颊 轻轻拾了一片淡粉色的花瓣.

你不经意的一个举动 却总是能拨动我的心弦.

花少北咬了咬唇.本来要蹦出来的粉红色暧昧词汇硬是被他咽了回去.

忽悠趁花少北没注意悄悄把花瓣藏进了口袋里.他这辈子都形容不出呆呆的花少北没有发觉自己头上有花瓣的时候有多可爱.

啊…糟糕.

他撑开了一把浅蓝色的雨伞.两人匆匆用完晚饭便挥手告别了.忽悠想了想对花少北喊了一句.

“花大傻子!今晚月色——很美!”

花少北自然是云里雾里的模样 这么大的雨什么月亮啊这人脑子被驴踢了吗.可是回家打开手机搜了这句话后他已经形容不出自己的心情了.

从联系人中翻出忽悠的名字.在键盘上敲敲打打随后发送.

“今晚月色的确很美.”

我可能有点儿喜欢你.怎么样 考虑考虑?





END.
这儿垃圾鹿阿九
活着

评论(5)
热度(27)

© 时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