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觊

你好 这里时觊/鹿阿九。
时觊的时 时觊的觊。

他的十二月三十一日。[一篇完]



CP大概烛岚烛(。)微娇菲。互宠其实挺萌不是吗。
有私设,OOC。
文笔不佳望笑纳?




街上的人很多。

庶岚用靴子踢开了一块石子,顺便将小菲LOLI送自己的蓝色格子围巾往上拉了拉。问小菲LOLI她也只是心虚的扬了扬嘴角。



“哈——。就随便买了一条嘛,而且烛天不是有条红色的嘛。”


张小菲的谎言很好破。是个正常人大概都看得出来她那心虚样,可是庶岚这个死萝莉控把重点放在了笑容和围巾上。

嗯,毕竟是萝莉的礼物啊——。


尽管这其实是绿水母和弯香蕉联合起来的小九九。庶岚和烛天走在一起,有点养眼呢。



庶岚并不明白烛天为什么突然脑子抽风把自己往街上扯,那个家伙比自己矮半个头,此时此刻一脸没事人一样的喝着奶茶。

大街上几乎都是些情侣。有的还穿着蓝色的运动服,学生吗。

啊——。

庶岚扬了扬头,一年又要过去了,20…24了吧。

是啊,都24了。

梦想还很远,连载也很迷茫。不过今年发生了很多事啊,先是遇到了小菲LOLI,还有万千娇和露露小姐。和徐婷那个疯婆子的重逢,老大来训人,然后又是白开心他们,还有——

还有烛天。

提起烛天,庶岚最先想到的是他变了很多,可是恶劣的性格还是不肯改一改。拿庶岚的牙刷画稿子,大夏天把庶岚锁在冰箱里差点去见了阎王爷…

然后又是他们两个在老大那里学漫画的时候。

他想到了那个不肯服输最后把自己送进医院的红头发毛小子,还和他差点掐起来。

想到自己离开的那一阵子,又想到了自己的前女友,那个现实又死板的成熟女人。


啧,胃痛。


庶岚揉了揉自己银灰色的头发,看向烛天的那一刻和他来了个对视。


金黄色的眸子像是午后和煦的阳光撒进了清澈的湖水一样映照在了他水蓝色的眼眸里。

庶岚有点慌了,别过头没有去看烛天。


烛天则悄悄牵了牵嘴角,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大概是又在思考着什么别人都不知道的事情。

年少间重要亲人的离去使他开始习惯思考,让他从一个毛小子变成了一个善于思考对策的…思维灵活的人。

他在想,要不要去试着想嚯呀怪和万千娇说的那样做做看。其实他早就意识到了,嚯呀怪她们也只是提醒了他而已。

提醒了他的这颗心脏是在为谁而跳。

提醒着他让他为这份感情命名,他便命作喜欢二字。

除去老大,他天不怕地不怕,水来土挡兵来将挡不管发生什么他都能想到对策,可是这回却很少见的让他有些不知所措,毕竟他的人生到现在也没有经历过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恋爱。

本来对这方面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打算,但是谁知他这么逆天反套路的人有一天居然也会跌入俗套的恋爱漫画剧情中。

他们是知晓对方底细的人。

墨水白纸和泡面陪伴着他们虚无缥缈的梦想,以及慢慢滋生的无法言喻的一种感情。

烛天察觉到了,庶岚未必感觉得到。


不远处的钟塔颤颤巍巍指向了十一点五十。庶岚有些发困,打了个哈欠随后看着身旁的烛天。

“喂,不回去吗。”


本以为烛天会说自己是什么早早睡觉的乖宝宝又露出虎牙毒舌自己一番的,可是那家伙的反应有些不正常。

“我有话跟你说。”


还有五分钟。

街上的人们都格外的兴奋,不远处的大荧屏此刻放的是情侣手机的广告,整个荧幕布满了粉红色,庶岚到很久很久以后还记得那天晚上。

一个甜美的女声从荧屏中传了出来。


“2018年,和你喜欢的人一起度过!”

两人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完这句话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对方,又都红了耳朵。不远处的张小菲万千娇看着自然是一脸兴奋。

还有三分钟。


“庶岚。”

烛天背对着灯光,庶岚看不清他的脸,五彩缤纷的汽车灯光把他的身子映的特别好看。不知道为什么,行人渐渐少了许多,烛天有点紧张。庶岚也有点紧张。


“这些年和你在一起很开心,你是陪我最长的一个人,所以我想说…”


庶岚感觉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有点心跳加快,这种感觉他以前也有过。是什么时候来着…是艾达。是他恋爱的时候产生的感觉…。


“新的一年,我会继续忍耐你这个傻子的!!哈哈哈——。”

“烛天——!”


庶岚觉得他真是家门不幸,童年黑白就算了,找了个现实女人谈恋爱也就算了,遇上烛天这家伙是倒了多大的霉。

“不过——”

“我想继续和你这个傻子在一起。今年也好明年也好,实现了梦想也好。我喜欢有你的生活。”

烛天伸出了自己的手。


“2018,和我在一起好吗。”









最后两只尺寸不一样的手牵到了一起,烛天塞给了庶岚一条新的项链。随后又像个小孩一样别过了头,他说他觉得庶岚的项链旧了,该换换了。

庶岚坦然收下了这两份礼物。


一条新的项链,一段不会胃痛的新恋情。

END.

这儿鹿阿九。喜欢这一对很久了,一直暗搓搓想写粮
终于写啦。

谢谢你能看到最后。

MUA!

评论(4)
热度(73)

© 时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