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觊

你好 这里时觊/鹿阿九。
时觊的时 时觊的觊。

Absurd[悠花/中篇]

文笔不佳望各位看官笑纳
ooc见谅
cp吴织亚切大忽悠X花少北
性转设定谢谢。





-

然而 花少北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她嗅到了药草的气味 比起战斗的种种科目 她更擅长医疗方面。往日成天泡在器材室帮九小姐整理药品和做药材笔记的她竟不知不觉锻炼出了异于常人的嗅觉。

当然 只针对药品。


“你受伤了?”

“啊…那什么…嗯。”

“在外面执行勘察工作的时候受的伤?”

“我只是被那什么…草。对对对草割到了 然后出血了,嗨呀没多大事。”


忽悠不亏是忽悠,花少北还真信了。

其实也算不上骗她 只不过性质不太一样。与其说是草 倒不如说是带着刺的藤蔓。虽然连克莱德那老头都没见过这种植物 只说是什么无毒种类的变异种类。

那么就是没有毒吧。


 其实如果不是为了圣诞节的礼物 她大可不必受这个伤。

当时她正准备去收集溪边叶子上的露珠 晨间的阳光温柔的不可思议 轻轻地洒在了她前行的小径上.一种淡蓝色的光从不远处溪边的枯草堆里折射出来,映在她的脸上。

忽悠有些好奇,朝着光源处前进。

轻轻扒开枯绿色的杂草,一块淡蓝色的石头静静的躺在她的掌心中。明亮却不会过分的耀眼,像是被午后和煦的阳光照亮的湖水一样。让她一下子就想到了和她一起长大的那位花姑娘。


……六月份快到了啊。


想好了礼物的忽悠才注意到自己的手背已经被划了一道口子 渗出了一抹鲜红。


事情的经过大概就是这样了。圣诞节快到了,不过这个宝石一样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她还得弄清楚才行。如果寓意不好的话…那可不能送给花大傻子呢,这家伙本来就傻,诅咒一加可不得死外头咯。

“宝贝儿~”

“干嘛。”

“你先回寝室,我去趟老师那。”


花少北本来想问问去干嘛,但是感觉忽悠的表情有点…奇怪,不过以前嬉皮笑脸的人突然一本正经起来,真的有点不适应。

……还有点想笑。


张扬的红色穿梭在人群中,脸上早已卸下了平日的笑意。被划伤的手指隐隐发着疼,以前出任务被毒蛇刺伤也没有这么疼。

事情有点不对劲。

天色渐晚,通往秋小姐住所的路很暗。她是学校较出名的鉴定师,忽悠觉得比起手上的伤,花少北的事情更重要一些。

建筑物并没有上锁,棱角已经被磨圆了的砖石上布满了暗色的苔藓,铁门也有些生锈了。门口种植着叫不上名字的花,散发着奇怪的香味。

忽悠深吸了一口气。


“秋老师?”

“谁阿。”

“我是九小姐班里的学生忽悠。今天来是想让你看一样东西。”

“……阿九的学生?那你进来吧。”


葱根似的手指轻轻抵开了灰色的帘子,入眼的竟是一个一米五多一点的萝莉。本想着老师怎么也应该一米六吧,这个一米五多一点的萝莉是个什么情况。

“您是…?”


棕色头发的女生瞪了她一眼,推了推巨大的圆框眼镜,撇了撇嘴。她晃了晃小短腿,关上了那本书页已经泛黄了的魔法书。

“鉴定师。”

“哇——原来鉴定师这么小点的吗,还没花少北高呢哈哈哈…对不起我错了。”

“没事,看你这小姑娘长得好看,原谅你。找我什么事儿啊。”

忽悠这才想起来正事,从校服口袋里掏出了那块拇指大一点的蓝色石头。秋接过后对着蜡烛看了看,透过烛火,石头本身散发出了很好看的光色,半透明的蓝色石头像是星海一样,淡蓝色的光就这样映在她绛紫色的眼眸中。

不知是不是因为想到了那个蓝色头发的姑娘,她有点心动。


“嗯…这种石头很少见啊。光泽色调…你是在哪发现的。”

“就在小溪边啊,一堆枯草里面捡到的。”

“枯草?这倒真是稀奇,就现在来看,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不过我能够感觉到它自身有一种魔力。这样吧,先搁你那,我找找资料,过两天你再来找我。”


忽悠点了点头,先离开了。手指的疼痛又开始了,一道很浅的口子,暗红色的…是结痂了吗。

忽悠总有一种预感,这个伤口会带来不幸,不过也只是闪念。

“哈——我什么时候这么中二了。回去逗花少北咯——。”

tbc.

这儿鹿阿九
回来填坑了
不出意外日更到周天然后完结。
再不出意外下周开新坑。

评论(4)
热度(20)

© 时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