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觊

你好 这里时觊/鹿阿九。
时觊的时 时觊的觊。

Absurd。[悠花/中篇]

文笔不佳望笑纳

oocooc

CP吴织亚切大忽悠X花少北

性转设注意。





 

-

 

其实很早之前就有这种感觉了。

 

明明是个扔在人堆里便再也找不到的小姑娘。没有什么耀眼的地方,性格也是文文静静的。成绩并不优秀突出,也没有别人好看。

 

可是每次想到她,总是感觉心里泛起了一阵涟漪,想对她……

 

亲亲抱抱举高高。

 

觉得她就像个傻子一样,难过的事情从来都不说出来,笨手笨脚领悟力差,果然就是猪嘛——。

 

忽悠回到寝室的时候顺带着摘了几朵叫不上名字的花,应该是雏菊吧。想着顺道去一趟九小姐办公室让她看看伤口,可是九小姐没碰着,倒是遇到了sawa。

 

“这几朵开的还挺好看的,哪摘的啊?”

 

“哇sawa~好久不见,想我了吗~”

 

“想了想了~没有花少北那小姑娘想你,天天找我问呢。”

 

sawa牵起了一个好看的笑容,望着忽悠手里几朵白色的小花,灰色的眼睛不知何时浮现了笑意。

 

“忽悠同学有喜欢的人了?”

 

“……啥?”

 

sawa不明所以的指了指忽悠手里的花,随后给忽悠科普了一下雏菊的花语。

 

“雏菊的花语——‘你爱不爱我?’是指暗恋的意思啊~”

 

“……暗恋吗。”

 

“不过它也表示离别。”

 

似乎是决定了什么一般,红头发的小姑娘点了点头,眼底的疑惑也已经全然不见,随后轻轻一笑。

 

“是啊,我有喜欢的人了。sawa,九小姐不在吗?”

 

“ummm……不在呢。好像出去了,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没有,我有事情先回去了。”

 

房间里还有着光,花少北今天并没有早睡,忽悠敲了敲窗子示意花少北把窗户打开。

 

察觉到有动静,花少北放下钢笔朝声源处一看却吓了一跳,险些打翻了墨水。不过大晚上的窗户外有个人影,换做谁都会吓一跳的吧。

 

看清是谁后,花少北叹了一口气,轻轻打开了窗户的锁顺便拉了一把忽悠。望着坐在桌子上活动手臂的忽悠,花少北此时只有一个想法。

 

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

 

“忽悠。”

 

“嗯什么事儿啊宝贝?”

 

“你是不是胖了。”

 

忽悠:笑容逐渐消失。

 

“哇你真令我难受宝贝儿,你看我大老远从办公室到这里,这——么远的路还给你带花,你难道不感激我吗花姑娘。”

 

“滚吧我花少北信你忽悠,办公室就这儿对面。”

 

不过……

 

花倒是挺好看的。

 

忽悠望着花少北的神情,看样子是喜欢的。于是就挑了一朵小一点的别在了花少北的耳后。随后环住了她的脖子望着镜子满意地笑了笑。

 

“我们的北北真好看啊~这样下去迟早会被男同学拐走的哎呀到时候嫁出去忘了我这个做妈的可怎么办啊~”

 

“忽悠,三天不见你又变傻了。”

 

忽悠倒是从来不介意这种话语,不过每次她这样说花少北的时候对方却总是一副炸毛的样子,让忽悠想起了自己小时候收养了几个月就离开了的小猫。

 

小时候每次逗它也是这幅摸样。

 

可是最后小猫逃走了。

 

“花少北。”

 

“嗯?”

 

“你说有一天你要是不告而别怎么办?”

 

“噗,忽悠你今天好中二啊哈哈哈哈。你才像那种不告而别的人好吗。”

 

“我……不会做不告而别这种傻【-】才做的事情的,好啦很晚了明天还要上课,睡觉去吧花姑娘~”

 

“别叫我花姑娘!怼你啊!”

 

“好好好~”

 

忽悠掐了一把花少北的脸,牵了牵嘴角。

 

晚安,我的花姑娘。


tbc.



评论(5)
热度(17)

© 时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