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觊

你好 这里时觊/鹿阿九。
时觊的时 时觊的觊。

Absurd。[悠花/中篇]

文笔不才望笑纳

oocoocooc

CP吴织亚切大忽悠X花少北

性转设定请注意。



伍。



-


“你的伤口是怎么弄的啊…”



“被划伤了而已~没什么大问题的啊~”


面对着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年轻班主任阿九,忽悠还是那副模样,毫不在乎的笑笑。而这样的后果显然是被阿九弹了脑袋。

粉红色的眸子映着好看的红色。九小姐皱了皱眉,但不像是因为生气,反而像是…难受吗。



“你之前过来上药的时候我应该检查伤口的,是我大意了。”


“你之前跟我说是被草划伤,那么草一定是带毒了。刚刚有眩晕的症状大概是…”

“我中毒了?”



九小姐没有说话,只是点头默认。


“哇…这毒能解吗。什么毒啊…”

“会让你死掉的毒,我找找办法解。”



如果不是惦记着自己的花姑娘还在房间等着吃蛋糕,忽悠就会好好的理解一下九小姐的话。可是她怎么可能管得了那么多。她现在满脑子都是自己的花姑娘方才在树下欲言又止的样子,她其实已经猜到了花少北要说什么。


如果不是伤口突然传来疼痛的感觉,她也不会打断的。

她只想好好的陪着自己的花姑娘。


“我回来了宝贝~哇福莱特那个大胡子做甜点好慢啊!”

“哇我等你半天,还以为你出事了呢。”


刚刚涂了些药,疼痛感好了些。忽悠却因为刚刚一闹导致胃口全无,不过看着花少北吃蛋糕其实也是一种很幸福的感觉啊。

忽悠还不打算表态,虽然同一天送她两份礼物什么的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她想等伤口完全痊愈再说。



“忽悠,来一下。”



过了好几天,当时已经快到午饭时间了。九小姐一脸凝重的进了教室把忽悠喊了出去。忽悠虽然是个小姑娘,但是特别爱恶作剧,戏弄其他的小女生。所以大家以为不过是恶作剧被老师发现了而已。

真的是这样吗…

花少北有些担忧的看着窗外。




“有一件事情…你必须接受。”



忽悠本想继续以前的回答方式,但是她感觉到了气氛有些凝重。


“什么。”


“我们找不到解毒的方法。”


“您的意思是…我会死?”



九小姐点了点头,毕竟是带了两年的学生也是有感情的。何况忽悠虽然皮了一点,但是天赋很高。不过忽悠却十分淡定的接受了这件事情。


“那我什么时候会死呢?”

“在暑假开始之前,七月份。”

“也就是说——还剩不到一个月了吗。”


九小姐没有再回答问题,转而看向了窗外的草坪。外面的雏菊也渐渐的要结束花期了。从早春到盛夏,总会有结束的时候,只是眼前的学生太过年轻。


“老师,我…先回去了。”


忽悠一切依然照旧。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该看花看花。

她忽然想到了以前有几朵雏菊的命运,被弃之不顾就那样等到它失去水分彻底干枯沦为枯草。其实这个世界上能让她挂念的东西很少,异地的父母早已杳无音信,父母的模样忽悠早已模糊。

大概也只有自己称为凶凶怪的奶奶和那个邻家小妹妹花少北是自己的归宿了吧。

可是奶奶在自己准备去学校的时候就已经驾鹤西去,原来的家也已经落满了灰尘,她之前回去过一次,她觉得属于自己的东西真的很少。

那个家其实一直都是破败不堪的,仿佛风一吹便会倒塌。

花少北足矣称得上自己唯一的美好。

她想到了那块石头——。




她的一时私心,会毁了花少北的…!



急急忙忙从教学楼飞奔到秋的住处,气喘吁吁的把她从书堆里叫醒。



“你问我接触契约的方法?”

“好像不是很难,只需要契约者(赠与者)的一滴血和一句话…还有一个画起来很麻烦的阵…喏。”

“谢谢啊。”



秋一脸懵逼,这小孩什么时候这么礼貌了。

她一个人偷偷的解除了契约。这样下去的话…那个家伙就安全了。那么自己就更不能表白了啊…

忽悠想到这里感觉到有些烦躁,走到房间门口前深呼吸后才敲了门。花少北此时正坐在床上看着一本很厚的书,抬头入眼的便是她喜欢的颜色,眼底变有了笑意。


“忽悠”


“嗯?”

“我问你个问题。”

“问呗”

“你有喜欢的人吗。”



忽悠没有抬头,手轻轻地敲打着桌子,良久才抬头冲花少北一笑。



“有啊,二班的那个喜欢唱歌的小男生。”

“这样啊…那你,会去表白吗。”

“不知道…这个暑假过了我就向我喜欢的人表白。”



离七月份也不过十天。

可是忽悠却在第二天早上开始彻底消失了。

花少北有些茫然,问了各种人都说没有见过忽悠。九小姐也是一言难尽的样子看着她。但是花少北又发现了新奇的事情。



她床头柜上的瓷白花瓶每天会出现一朵雏菊。


tbc。

明天开始随缘更新

_(:3」∠)_

评论(3)
热度(18)

© 时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