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觊

你好 这里时觊/鹿阿九。
时觊的时 时觊的觊。

Little Sack Of Sugar.[悠花/一篇完]

小甜饼一发完
悠花归你们ooc归我.
文笔不佳笑纳?

00.

人生最大的幸福,是发现自己爱的人正好也爱着自己。

01.

忽悠喝得醉醺醺回来的时候,花少北还在拿着个笔记本电脑敲敲敲的。他拿着换洗衣服凑过去看了一眼,是论文。忽悠伸出手想在电脑上搞点事情让他的室友花少北炸个毛,可惜未遂。

花少北抬头扫了一眼这个一身酒味还有烧烤摊上面特有烟味的家伙。心里悄悄惊叹一句这家伙居然是处女座后也没有多想,算了算交论文的日期后他索性关了电脑不去想那些棘手的文字。转身看向多半是喝醉了躺在宿舍桌子上的那个家伙。

花少北叹了口气,否决了让他自生自灭的想法,拉着忽悠往洗澡的地方走。

“我不去不去!”

“你可乖点吧哎呦——你又胖了啊忽悠…忽悠?”

得,看样子是起不来了。还是让他自生自灭吧。

花少北撇撇嘴,刚转身想给躺地上的忽悠拿个被子脚踝就被抓住了。说实话有点吓人,但是如果你的室友是个参加社团活动必醉的家伙,这样相处了个一年半载的也就习以为常了。

“花…嗯…我…我论文还没写…”

“我知道。”

“我…系…李…”

“啥?”

忽悠又把话重复了一遍,花少北听清后沉默了一会。心里五味杂陈的,说不上特别高兴,但是也没有很排斥。

“嗯,我也是。”

02.

等忽悠醒过来的时候已经第二天中午了。他记得今天是星期六。起身只感觉头痛欲裂,抬头发现自己在床上。

看来昨晚又喝高了。

花少北呢?

花少北的床铺上没有人,桌子前也没有人,洗手间也是。打电话无人接听,问同学皆说没看见。

不会是去泡妹子了吧?

忽悠被自己的想法吓到,想到自己睡了这么久却什么都没有吃,赶紧下去看看煎饼果子的大妈还在不在。

得,大妈不在,倒是发现了花少北一个。

忽悠倒是什么都没想直接就跑到花少北旁边黏着,毫无意外的被满脸嫌弃的花少北给推开了。不过忽悠并不介意,依然一脸明媚笑容站在花少北旁边。

“哇花少北你居然舍得撇下这么英俊帅气的我一个人出来,你真残忍。”

“你是真滴给,兄dei。我出来给你带早餐呢。”

花少北:冷漠. avi。

03.

忽悠和花少北在A大的宿舍里是一个寝室的。但这个寝室原本有六个人,可惜不知道为什么疯了一个打架斗殴事件恶劣退学了两个车祸受伤休学了一个。

于是就剩他们两个了。

虽然和外向阳光的忽悠住一起对于过于腼腆的花少北来说是件还不错的事情。他需要有人帮助他改变性格,可是不得不说的是——

忽悠,太他娘的给了啊!简直给爆好吗!!

以上均取自疲惫不堪花少北的日记。

04.

忽悠的日常:

“哇宝贝来mua!”

“哇你看你的室友这么帅你不好好珍惜吗,嗯?”

“你忍心看着英俊的我被那地中海老头罚站吗。”

“哇我天我又长痘了。”

以上也取自脾气暴躁花少北的日记。

05.

忽悠觉得自从他那天晚上喝醉之后,花少北就有点怪怪的。

其实在这之前就有点了。

和他说话的时候花少北偶尔会眼神闪躲,语无伦次。而且有时候外出还不带着他。

忽悠根据以上几点分析出了原因。并且他拿着那些自认为很正确的原因去找了暴躁少北,想来一次心与心的交流,增强他们之间美好的友谊。

“花少北。”

“啊…干嘛。”

“你是不是…”

花少北有些紧张的看着忽悠。

“觉得我太帅了所以最近很有压力啊,你也很帅的虽然比起我来差那么一点——!”

自认为很帅气的忽悠被自认为心里的小九九要被揭穿的花少北踹下了床。

06.

花少北觉得喜欢忽悠真的是他人生中做过最大的错事,没有之一。

鬼知道他为什么会喜欢这个一脸我是地主家的傻儿子的人。

说实话,忽悠确实挺好看的,智商情商都行。如果他把平时撩男孩子的功夫花在女孩子身上,现在估计为他堕胎的女孩都在医院排长队了。

那么为什么喜欢呢。

花少北想不明白。可能是被他平时没心没肺唠嗑的时候冷不丁来句关心话给感动了?或者是在虚拟世界里的枪林弹雨中把自己救下来还用不错的水平锤爆了欺负自己的敌人的狗头?又或者是那天下午阳光明媚的时候冲自己一笑?

数不清…太多了,这类的事情太多了。他敢保证绝对不是一见钟情,也许是日久生情吧。

毕竟除去给爆的气质,忽悠确实是个很耀眼的、值得去喜欢的人。

那下一步呢。

原地不动还是下药直接上?

07.

你觉得我开的起车吗还下药直接上
【冷漠】

08.

忽悠最近做了一系列奇怪的梦。

他梦到自己在校园里骑单车偶遇花少北,那天阳光正好,微风不燥花少北对自己微微一笑。之后他就断片了,再接着莫名其妙变成了民国时期,花少北拿着枪自杀,顺便还有气无力的说了三个字。

然后就是清宫片,花少北梨花带雨的跪在自己面前用簪子戳了他的脸。还呜咽着臣妾做不到。

然后又梦见自己是夸父追着有着花少北脸蛋的太阳。

“我靠——”

忽悠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了起来。不过才凌晨三点多,可是再躺下却怎么也睡不着了。闭目养神了接近十分钟依然没有进入梦乡的忽悠索性放弃了睡觉,开始思考起刚刚那如同连续剧一样的梦。

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民国花少北对自己说的那三个字。

忽悠毫无征兆的红了耳根。

09.

那天之后又过去了好久好久。久到夏天薄薄的白T转眼间就变成了厚厚的羽绒袄。久到树上的叶子全部都落到了地上被天上的雪花压得喘不过气来。

忽悠送给了花少北一堆气球,淡蓝色的气球浮在空中好看的很,像是湛蓝的天空。

然后忽悠表白了。

这回轮到花少北的耳根子红了。

10.

“我并不喜欢那些轰轰烈烈的,平平淡淡又有什么不好呢。”

“…那你俩为什么吵架?”

面对友人无奈的提问,花少北却愣住了。仔细思量了一下后,他晃了晃脑袋。一副我不知道但是他就是惹我生气了的样子。

“你两第几回吵架了…就因为毕业想去的城市不同?好好商量不就好了吗…”

大概猜出了原因的友人一脸家长的样子。

花少北觉得有点道理。刚想说谢谢就接到了电话。好不容易放松下来的表情又因为这通电话而紧绷起来。

“我要回家一趟,回承德。”

由于母亲突然生病了,花少北知道后急得不行,马上买了车票就回了老家。走的匆忙都忘记了跟他那位名义上的恋人交代一下。

而他的恋人得知花少北回了老家后马上就曲解了意思。

11.

这几天过得很累,母亲刚刚做完手术需要照顾,花少北大学还没毕业,哥哥姐姐都在工作。于是经济上又哥哥姐姐来管,而照顾老人自然而然就轮到花少北了。

天天奔波在医院病房和医生办公室中,花少北哪还顾得上与其他人联络。忽悠的几十个未接来电是花少北在回A市的火车上看到的。

“喂。”

“喂…?!花傻子??哇你终于接我电话了嘤嘤嘤你这么久都不理人家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嘤嘤嘤…”

“哇别恶心了好吗兄dei,我家里出了点事,算了回去再跟你说。给你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来火车站接我。来不来?”

花少北似乎听到了电话里忽悠打翻了什么东西的声音,心里暗笑了一下。

“来来来当然来,你好好休息啊。”

在拥挤的人群中,花少北出了火车站。一堆人里面他却怎么也找不到那个平时很耀眼的家伙。

还没反应过来,一件黑色的外套便披在了自己身上。抬头将恋人的笑意收入眼底,扫去了一路上的疲惫。

忽悠在花少北的额前轻轻一吻,随后将嘴角牵起了好看的弧度,顺手塞给了花少北一个东西。

“欢迎回来,我的花傻子。”

花少北看低头看清后,才发现——

一枚银制的戒指安安静静地躺在他的手心里,在灯光的作用下散发着淡淡的光。

END.

这儿鹿阿九
谢谢你看到最后
以上文字皆来自昏昏欲睡疲惫不堪的拖延症懒癌晚期鹿阿九之笔
⁄(⁄⁄•⁄ω⁄•⁄⁄)⁄

评论(16)
热度(43)

© 时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