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觊

你好 这里时觊/鹿阿九。
时觊的时 时觊的觊。

臆想【悠花/一篇】

文笔不佳笑纳谢谢。

ooc归我悠花归你们。

请不要上升真人,如果你还爱我的话。





00.

 

 人说,林深时见鹿,海蓝时见鲸,梦醒时见你。

可我,树深时雾起,海深时浪涌,梦醒时夜续,不见鹿,不见鲸,也不见你

 

01.

 

 

“能和我谈谈吗?你所说的那位有趣的…恋人。”

 

“好啊。”

 

银灰色短发的姑娘在客厅里坐下后随意打量了一下她那位新病人的家。四处打扫的都很干净,窗台上还放着一盆玫瑰。她接过了房子主人递过来的茶水,指尖轻轻磨着玻璃杯的杯壁。

 

“我和他,是通过视频软件认识的。”

 

02.

 

他叫花少北,他的恋人叫忽悠。

 

 

他们是做游戏视频的游戏主播。他在现实沉默寡言腼腆孤僻,可是他的恋人却全然相反。

 

他们并不是浪漫的一见钟情。也许是习惯使然,久而久之的就依赖上了对方。两人是异地恋。就像大多数异地情侣那样,刚开始的那两年,他们手里存着的最多的就是来往的车票。

 

他并不是忽悠的初恋,忽悠对他说在这之前他也曾断断续续的喜欢过两个女孩子。可惜都是因为性格啊工作啊最后都不欢而散了。

 

他说忽悠能把很普通的话说的很动听。

 

他们后来都有了不小的名气。也有了在经济方面能够一直走下去的保障。于是他们终于不用在想见对方时只能通过视频通话亦或是在两地的火车站奔波了。

 

他记得那天下午的阳光特别好。

 

北方的冬天冷的刺骨。但是在拿到戒指和新家钥匙的时候,他望向那个站在阳光下朝着自己微笑的那个他喜欢了足足两年的少年。

 

他忽然觉得现在已经是春天。而他眼前的人,簇拥着鲜花向他缓缓而来。

 

03.

 

“您也姓忽,真巧。居然会有…对我和他的故事感兴趣的作家。”

 

短发姑娘勾了勾嘴角,玻璃杯的杯口已经染了一层水汽,茶叶在水中慢慢的沉到了杯底。这让她想到了尘埃落定这个词。

 

尽管再怎么幻想怎么挽回,结果都无法改变了吧。

 

这么想着,她刚好对上了他的眼睛,明亮而清澈的蓝色。是很好看的颜色。

 

04.

 

他们就像大多数情侣那样,去了水族馆咖啡厅电影院。两个胆子并不怎么大的人在鬼屋里提心吊胆的走着并且在扮演鬼怪的工作人员出现的时候十分默契的喊出声来。

 

大概是由于自青春期开始的孤僻性格,长年的内向让他变得有些自卑敏感甚至是极端。

 

这并不见得是见好事情。

 

他们两互相暗恋对方时就是因为他的过度敏感差点让萌芽被扼杀在了摇篮里。幸好暗恋对象是忽悠。忽悠有足够的勇气能让他正视自己,不再逃避并且自信起来。

 

但是一旦吵架他就变得偏激起来。虽然他知道这样对忽悠很不好,可是占有欲和自卑的情感在他的心底如同藤蔓般疯狂滋生并且牢牢地勒住他的心。

 

分歧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05.

 

“大概我在他眼里很无理取闹吧…哈。”

 

“有次吵架吵的很凶。他性格的确很好,也处处让着我。可是我那个时候却从来没有考虑过他的感受。他那次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对我说——”

 

“花少北,我们以前不住一起的时候你从来不担心这些的。”

 

“难道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吗。异地恋没有我想的那么难,可是我却开始觉得维持现在这样的状况很难。”

 

“我们是都变了吗,花少北?”

 

06.

 

他说忽悠说这句话时眼底的星星有些暗了,但是对上他眼睛时却又明亮起来。他的表情很诚恳,像是一个受了伤受了委屈想要索取一个拥抱和一个吻的孩子。也像是一个诚恳的信徒,渴望神的原谅和眷顾。

 

他知道他们还没有结束,如果他最后一句话是一句陈述句的话,那就彻底完了。

 

于是他立刻给了忽悠一个拥抱,以及一句诚恳的对不起。

 

毕竟他们,是恋人啊。

 

异地两年都没能拆散的恋人。

 

07.

 

短发姑娘有些惊讶随后又恢复了正常的表情。

 

“可是第二天他就不见了,是回他那边的家看望母亲了吗。”

 

“忽泽俄小姐,你觉得呢?”

 

08.

 

忽泽俄是一名心理医生。她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来自花母。

 

那是位很漂亮的女人。但她并不是病人,她的儿子因为受到了打击,选择性忘掉了他的恋人死去的事情。

 

在忽泽俄答应了后,女人恳请她要温柔一点。并且在忽泽俄临走前还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儿子喜欢的是…男性。您能接受吗?”

 

“您放心。”

 

忽泽俄对她笑了起来。

 

09.

 

他的母亲说,花少北在医院里一直重复着一句奇怪的话。

 

“如果我当时抱住他就好了。”

 

10.

 

茶已经凉了。忽泽俄并没有喝几口。即使她怎样询问得出的依然是这个结果。花少北一遍一遍地重复忽悠只是离开了而已。

 

“他还会回来的。”

 

“如果…回不来了呢?”

 

忽泽俄从少年的眼中捕捉到了一丝茫然。随后看到少年暗淡的眼睛随着嘴角的上扬渐渐的明亮起来。

 

“你别开玩笑。”

 

“你还在后悔对吗,后悔那天晚上为什么没有挽回他。”

 

“你其实……是记得的,对吗。”

 

 是啊。

 

那天晚上下了一场小雨。明明是夏天,为什么会这么冷呢。

 

“110吗,有命案”

 

 

为什么他会在小巷子里呢,为什么会受伤呢。

 

“腹部中刀,失血过多。”

 

为什么不和我说话呢忽悠,忽悠?

 

“失去生命体征——。”

 

11.

 

“如果我当时,抱住他就好了。”

 

他抬头时,客厅里哪里还有什么短发女生,只有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

 

他瞥见玻璃茶几上的水果刀,暗淡的眼眸突然清澈明亮起来。他躺在放好水的浴缸里,冰冷的刀刃接触到皮肤,他看到水慢慢的染上了红色。

 

他闭上眼睛,是那人的灿烂笑容。

 

12.

 

窗台上的玫瑰枯萎了。



END。

这里鹿阿九。

谢谢你看到最后。



评论(14)
热度(32)

© 时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