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觊

你好 这里时觊/鹿阿九。
时觊的时 时觊的觊。

晚安好梦[悠花/一篇完]

CP吴织亚切大忽悠X花少北

私设如山堆请勿当真

OOC归我悠花两只小可爱属于你们。

请勿上升真人,如果你还爱我。

文笔不佳,最近言情小说毒害太深可能过于矫情。

请您笑纳。






00.

 

 

世上总归是有第三种感情的。它比友情高一点,却又在爱情前止步。

 

就像骑士越过山河跨过荆棘路过沉沦的岛屿却在要抵达公主的城堡时因为自卑原路折返。就像他在见到心上人时构思了几十种话语最后仅仅说了一句

 

“早安。”

 

 

 

01.

 

 

 

纵使他现在已经拥有了爱妻幼子,他的妻子年轻貌美且温柔贤惠,他的孩子已经会带着小奶音含糊着叫他爸爸。他的工作愈来愈好。

 

纵使他已经过上了从前理想般的人生,可他偶尔还是会想起十七岁那个连阳光都带着几分慵懒的下午。六月的天将将入夏,树上的蝉声此起彼伏,后墙黑板上用红色粉笔写着醒目的“距离高考还有——”的字样。

 

决定命运的日子一天比一天近,老师们不在的自习课也比以往要安静许多。就连往日对于学习不屑一顾的学生现在也想要翻翻书。

 

临下课前,他的同桌终于醒了。

 

他也觉得好笑,明明平日里吊儿郎当班级排名倒数的同学现在也想看看书,可他这位年级排名数一数二的忽同学却像个没事人一样,在处处弥漫着紧张气息的教室里依然可以睡得很香。

 

他当时正在做一道几何题,班级里一向中等成绩的他现下正是关键时刻,应当要搏一搏的。可奈何他对数学真的是一窍不通,苦恼的很。

 

“把A和D连起来啊我的花傻子——”

 

同桌懒懒的声音传了过来,他疑惑的看了一眼还在打哈欠似乎没睡好的忽悠,连好辅助线后像是有了思路,也没搭理同桌就继续写题。

 

“花少北——”

 

“花少北?花少北。少北——北北——”

 

“干嘛…。”

 

“我们考一个大学吧,像小学和初中那样。”

 

花少北侧过头看他,阳光刚好穿过玻璃窗附在忽悠的身上,而那人则抿着微笑,装着星星的紫色眼眸中有着几分期待。他的答复被下课的一阵铃声淹没,可是忽悠读懂口型后眼底的笑意明显了许多。

 

“那就一言为定了啊。”

 

便是那个让他心里泛起涟漪的笑容,花少北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一个人偷偷记了好多年。

 

02.

 

他和忽悠是发小。

 

两家住一层楼。他三四岁的时候会被大他一岁的忽悠从小女孩们的家家酒游戏中拽出去玩泥巴。再大一点时,忽悠会在早早就陷入黑暗的秋天傍晚故意给他听鬼故事然后吓唬他后面有鬼,害得他迟迟缩在忽悠家门口不敢走完那两米多的路。夏天的晚上他们会钻进小区的花园里捉散发着光亮的萤火虫,冬天大雪纷飞,体质不好的他会被忽悠拉出去在雪地里打滚,最后两个孩子冻得满脸通红却又在目光对上时嘲笑对方脏兮兮的脸。

 

他们就这样慢慢长大了。初中的他总是比同龄人要中二些,满身戾气又不爱说话,那时他的父母总爱吵架。他时不时就要去小镇南边的外婆家住。

 

他打架不爱学习,但是忽悠还是会和他一起玩,一起上下学。他不开心了就讲一堆笑话。冬天下了晚自习,他俩走在铺满白色雪花的街道上,忽悠会小跑着去卖烤红薯的爷爷那买一个甜甜的热乎乎的烤红薯然后塞给他。

 

他的性格在忽悠形影不离的陪伴中又慢慢变好了一些,他开始笑,开始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可是三年时间却还是改变不了他的内向。

 

不过忽悠总是这样想——

 

“只要你对我笑就可以了啊~”

 

虽然这种想法,忽悠从一开始就没有告诉他。

 

也不想告诉他。

 

 

03.

 

上高二那年,忽悠谈了个小女朋友。是班里的文艺委员,很漂亮很文艺的类型。

 

大概妹子本来就有点腐吧,在和忽悠一起陪花少北去玩了几次后突然就像发现了什么神奇大陆一样。有一天忽悠被妹子叫到教学楼后面,妹子一脸坚定忽悠一脸懵逼。

 

妹子说:

 

“咱俩别处了吧,我祝福你和花少北。”

 

忽悠:??????

 

忽悠的初恋就这样夭折了。秋风瑟瑟,他突然开始怀疑人生。

 

 

04.

 

“老公——。”

 

“怎么啦?”

 

妻子把他叫到了书房里。他看着地上大大小小的纸盒瞬间明白了什么。

 

“你把东西搁这儿吧,去带女儿。我整理整理。”

 

妻子笑着揉了揉他的脸,随后离开了有些凌乱的书房,只留下些许薄荷的清香。他则蹲坐在地上,开始对着纸盒里的东西发愣。

 

他翻了翻几个盒子里的东西,大多都是毕业后和忽悠住一起亦或是和忽悠上学时期买的东西。而他和妻子谈恋爱时的东西却远远没有这么多。

 

这是为什么呢。

 

 

 

05.

 

 

忽悠的成绩明明在年级遥遥领先,老师们都看好了他,认为忽悠能够考一个名牌大学然后给学校争光。可是他却只考了个中等大学,和花少北一起。

 

花少北问起时他总说是复习太累考试睡着了。可是他说的时候眼底无一丝惋惜之情。

 

这家伙真的…撒谎都不打草稿的吗。

 

忽悠大二的时候,谈了个女朋友。比高二的文艺委员要漂亮,她是北方人,性格豪爽开朗。可惜没处几个月就分了。后来断断续续的忽悠也追过几个妹子,还让不怎么爱说话的他当过僚机。

 

都说了不怎么爱说话这事儿肯定黄了啊没商量的好吧。

 

那时候他们两在外面找了个离学校近的房子租住着。也是将将入夏的六月天。晚饭时间忽悠发短信说他在烧烤摊吃过了,要送他的小女朋友回学校让花少北不用等他。

 

花少北是那个时候开始难受的。

 

胃难受心难受,胸口酸酸的闷闷的。他把房间门关好,坐在床上透过窗户看着六点时分被夕阳染成了大片大片粉嫩的天空。看着街道上来往的行人和马路上的车辆。

 

他只想骂人。

 

哥们你奶奶的。

 

他不想做哥们啊…他想做能和他相拥入眠的恋人。

 

06.

 

他是个很好的伪装者,如果不是对演戏毫无兴趣的话他也许会成为一个不错的演员。他还是和忽悠做哥们,他们一起在考前去图书馆临时抱佛脚。会一起通宵打游戏赶论文闲下来就吐槽新出的电影。

 

大学毕业的那年六月份,他生日时忽悠送给了他一本厚厚的方块书,还特么是本英文原著,他一脸懵逼的翻了几页发现一个汉字都没有。忽悠则一脸笑意的望着他,旋即将奶油抹在他脸上再飞快的跑掉。

 

07.

 

后来他们选择了同一个职业,做了游戏主播。

 

有一件事他一辈子都忘不掉,那会他家里一个近亲去世,他只好坐着去邻市的车回家待几天。

 

然后就出事了。

 

大晚上的他收到了电话,那头是个陌生人的声音,他说忽悠被一个人砍了。不过没什么大危险但是请他赶快过来。他一脸茫然的看了看日期,确认不是愚人节后和母亲打了个招呼坐车回了隔壁城市的家。

 

去一趟要一个小时左右,当时他还没有吃晚饭便往医院赶。打电话的人大概是警察,告诉了他具体的位置。他一推门就看见忽悠白衬衫上沾着血迹,而本人则用左手拿着勺子慢悠悠的喝着白粥。

 

花少北:我可去你妈的。

 

听忽悠把事情来龙去脉讲了一遍后花少北真的想骂娘了,他本想拍忽悠脑袋可是想着他额头也有伤只能作罢。见这人乐呵呵的样子,花少北想了想后认真的问旁边的民警同志:

 

“警察叔叔,您没让护士带他去检查脑子有没有毛病吗。”

 

08.

 

日子就这样慢悠悠的过着。

 

花少北的秘密他谁也没告诉,到最后他就结婚了。新娘有一双很好看的紫色眼睛,有一头及腰长发。她温柔贤惠善良,是花少北曾经对忽悠说过的喜欢的类型。

 

不管怎么样,日子得继续不是吗?

 

他不可能一辈子守着一个不可能和他在一起的、虚无缥缈的人。他不是小说电影里的男主角。他有他的父母。

 

他不能让他们失望。

 

09.

 

其实忽悠有很多事情一直瞒着他。

 

他高中填志愿的时候偷偷把花少北的整张表照抄。后来为这事他还被一直看好他的班主任叫去臭骂一顿,可他还是坚持己见。

 

甚至…高考时他还空了一道大题。

 

他一直不明白这样做的原因。直到大二暑假的一天晚上他梦到了记忆中早已模糊的场景。他突然想起了初恋对他说的那句话——他当初权当玩笑话当借口的那句被他抛之脑后的话。

 

“我看得出来,

 

你喜欢他。

 

——咱俩别处了吧,我祝福你和花少北。”

 

他记得有一天晚上,也是一个夏天的晚上。他送女朋友回学校宿舍。他和女朋友聊了很多。他们走得很慢以至于出烧烤店时天空中还有大片大片的火烧云,满天绯红耀眼夺目,而现在已经转变为了漆黑夜空。

 

蟋蟀在学校小路两旁的草丛中歌唱,声音此起彼伏。草丛中忽明忽暗的亮光大约是萤火虫。

 

他想起了小时候和花少北一起钻在小树林里捉萤火虫的时候。真是奇怪——花少北那家伙明明瘦瘦小小的,却有一双好看的眼睛。满天星光投入一塘池水的拥抱时花少北正好在盯着玻璃瓶里的萤火虫发愣。淡黄色的光透过玻璃瓶抚摸着他的脸庞,亲吻他的眼睛。

 

——真是好看的要命。

 

他和女朋友聊了很多,但是总是能无意扯到花少北。

 

他说那家伙傻的要命,让人家偷了钱还能原谅人家,打游戏永远找不到规则,明明喜欢又从不说……

 

“那我呢。”

 

他的女朋友一脸平静,松开了他的手。

 

“你知他七分,知我呢?从来不记得我喜欢的饮料口味,上个星期我跟你说了我口腔溃疡你今天还带我去吃烧烤,我对牛肉过敏你还是点了牛肉…你真的喜欢我吗。还是说——”

 

“你只是个胆小鬼。喜欢不敢说出口便找别人做伪装。”

 

“我们分开吧。”

 

 

 

 

“这是什么?Oranges…Are…Not the Only …Fruit?”

 

“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哇还是英文的,你要我看完啊?”

 

大学毕业那一年的夏天,忽悠把自己的秘密全部藏进了那一本英文小说里。他在打赌

 

——赌英语不好的花少北会不会看完这本小说。

 

就像他预料的那样,花少北没有看。

 

他暗暗松了口气,然而苦涩的心情却抑制不住蔓延开来。是的,他的秘密将随着风卷入沙坑被尘土掩埋,无人挖掘无人知晓。

 

就这样吧

 

在这里画上句号。

 

 

10.

 

“这是什么?”

 

一本英文小说被压在一个箱子底下,时光的风带来了一缕灰尘,他将上面的灰尘拂掉。随意翻动了一下那本书。措不及防的,一张不大的卡片掉落了出来。

 

仍然是一段英文,不过还有一段中文。

 

——一改往日的潦草随意,他认出了这是忽悠的字迹。

 

风将桌上的卡片吹动,阳光在上面跳跃,照亮了黑色墨水勾勒出来的字迹。

 

“我会给你电话,我们一起生个火,喝点小酒,在属于我们的地方辨认彼此。别等待,别把故事留到后面讲。生命如此之短。这一片海和沙滩,这海滩上的散步,在潮水将我们所做的一切吞噬之前。 

我爱你。 这是世上最难的三个字。

 

可除此以外。我还能说什么。”

 

 

桌上有忽悠从济南发来的喜帖,他没有再说话。

 

11.

 

夜晚他趁妻子孩子都入了梦乡后,一个人走向阳台。

 

火光照亮了黑夜,白色卡片一点一点被吞噬。

 

晚安,我的爱人。

 

晚安,我没能说出口的话。


END.

《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是一部书写女同性恋题材的作品。作者为珍妮特·温特森。

卡片内容节选自《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



这里鹿阿九

谢谢你看到最后。


 

 



评论(12)
热度(60)

© 时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