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觊

你好 这里时觊/鹿阿九。
时觊的时 时觊的觊。

你好你的王子到了请签收一下谢谢[悠花/一发完]

CP吴织亚切大忽悠X花少北

童话类型傻白甜注意

OOC OOC 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这种题材我想您应该不会上升真人叭( ॑꒳ ॑ )

文笔不佳还望笑纳

00.

童话书里王子都是要和公主结婚的。

01.

绛紫色的双眸轻轻一眯,他望着眼前高耸的树群,有些犹豫地拉住了白马。

他是邻国的第三位王子,母亲是…数不清第几位的王后。在他母亲嫁进来之前,有数不清的女人,为了金银财宝荣华富贵为了穿不完的锦衣华服而嫁给了那位不太仁慈且有些贪恋女人的执政者,可惜最后不是被杀就是自杀亦或是被逼疯。

他的两位哥哥都是登徒子,徘徊在他们两位王子寝宫附近的美丽女子数也数不清。他从小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或多或少也受了些影响。只不过比起那两位不学无术的哥哥,他要好多了。

得亏母亲是位大美人,他得了副好皮囊。一头耀眼的红发,远远望去似火在烧。一如他本人——明朗且热情。

他的母亲是这个国家的第……二十一位公主。他小时候,母亲带他回来过几回,那段日子他常常跑进这片森林里玩耍,在泥巴坑里摔了跟头弄脏了衬衫,林间奔跑时长裤不小心擦过树枝便划破了,他都不在意。

他坐在石头上,望着手里的地图,仔仔细细地回忆着脑海中关于这片森林的所有故事。脑海中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一抹好看的蓝,像是海水,亦或是雨后的天,那样清澈干净,是他在那座富丽堂皇的宫殿里从来没有见过的干净单纯。

——关于这片森林,他的记忆里不应该只有小时候在这里摔了几次跟头,见了什么稀奇古怪的花花草草。他隐隐约约记得在这里,他认识了一位与他年龄相仿的朋友。

02.


“诶,那边儿那个你干嘛呢——”

他应声回头,见石头后的那棵大树上坐着一个看上去要比自己小两岁的男生。那人似乎见到他愣了片刻后,纵身一跃,跳了下来。

那人的双瞳清澈明亮,一如万里无云的天空,他瞥见那人眼底下的小花,还有耳上的十字架,几乎是不假思索间地说出了一个称呼。

“……花少北?”

“你…忽…忽…忽必烈?”

“烈你妹啊我是忽悠,嘿——你脑子还是和以前一样不好,花少北。”

在互相确认了身份后,两人坐在石头上聊了会天。忽悠似乎正在查看信息,手指着地图——其实他也不太确定这张地图的正确性, 毕竟这是他在自己装玩具的箱子里翻出来的,这是他儿时的画。

03.

“诶你不是隔壁那个国家的吗,怎么到我们这儿来啦?”

“因为…一些原因嘛。反正我妈叫我来救公主。”

“公主?你是说被巨龙拐走的那个小丫头片子啊?”

忽悠盯了花少北一会儿,随后毫不客气的送了他一个糖炒栗子。望着旁边那人捂着脑门一脸憋屈的表情,他却露出了格外爽朗的笑容(并不)。

“诶我去——干嘛呢你,你…”

花少北一边骂骂咧咧的揉着自己的额头,一边转过来看着他。面前的那人似乎是因为心情足够愉快,嘴角疯狂上扬,勾勒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绛紫色的双眼看了过来,不知怎么的,叫他想起了星星亲吻海洋的场景。

——忽悠的眼睛里,一定藏着被上帝不小心遗落的星星。

他不禁红了耳朵,又赶忙偏过头不去看那罪魁祸首。他这才明白,外祖母说的喜欢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方才一定是谁动用了魔法,四目相对的那一刻,他已经听不到树叶小姐与风先生拥吻的声音,蝉在寻觅伴侣的声音,原来喜欢一个人,连时间都可以忘掉吗。

“咳…”他干咳一声,“你是要去那个山洞是吧,我带你去。不过这儿离那里太远了,你是从哪出发的?”

“那里啊。”

忽悠指了指小溪的另一头——城堡的门口。

“哇——你从城堡里来的,那里面没一个人告诉你旁边小树林走到头就是山洞了吗?”

忽悠像是明白了什么,随后又轻笑两声,似乎并不是很在意他在这个国家受到了轻视这件事情。

“嗨——多大点事。你带我去就行了。走啦宝贝——”

忽悠起身推了推花少北,转身望向正在一旁喝水的白马,他思量片刻后走过去拍了拍马的头。

“虽然带上你会显得配置比较高,但是吧你毕竟是这个国家的,我不想欠他们太多,你就回去吧。”

“诶等等——”花少北似乎发现了什么,也走了过来,他一手伸进马的鬃毛里探了探,随后便轻轻摸了摸它的头。

“你走吧。”



04.


“你刚刚发现了什么。”

“没什么,一些人类都惯用的小伎俩而已。现在天也不早了诶,太阳要下山了。”花少北抬头望向渐渐下山的太阳,橘色的光映进了他的双眼中,忽悠望着他的眼睛发了一会儿愣,似乎想起了什么,嘴角上扬,双眼微眯——像极了一对弯弯的月牙。

“我们得找住的地方才行。”

“你在这附近没有住所吗?”

“怎么可能会——也对,”花少北刚想怼他一句,随后想了想忽悠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只好解释道,“我是一朵花。万物皆有灵,简单来说,如你所见——”

花少北示意忽悠拿出一只手,并且手心朝上,他的一只手附在了上面。随后他的身上开始散发出浅蓝色的光晕,忽悠甚至有一瞬间闻到了好闻的清香味。一眨眼的功夫,他的手上多了一朵蓝色的小花,而花少北本人不见了。

片刻,不过眨眼的功夫。花朵又变回了人的样子。依然是那个穿着白色衬衫的少年。

忽悠盯了他一会儿,随后摸了摸下巴:“那我以后不能叫你花少北了,我应该叫你——”

“花仙子?”

“滚啊!我不带路了你再这样!”

“诶诶诶别啊宝贝!”


05.

两人在附近晃了晃,最后只能捡些木头来烧火。花少北说精灵不需要睡眠,拗不过他,忽悠只好让他来守着。

天完全暗下来后,两人就躺在地上,望着天上的星星,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忽悠突然侧了身望向了花少北。比星空还要好看几分的眼睛似乎藏着千千万万个未说的秘密。

“诶花大傻子,你是花变的。那是不是只要待的年份够了,什么草仙子树仙子石头仙子水仙子啥啥的都有啊?”

“哇——滚你个大忽悠,我都说了要叫精灵精灵!啥啊你。”

因为白天那一瞥着实把花少北的心乱了,他开始避免与忽悠眼神接触。他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天空,月亮散发出了淡淡的光,朦朦胧胧的。忽悠望着他的眼睛发了好半天的呆。

“今晚的星星还挺多的。”

“这还不算多呢,我跟你说就我见过的,这还真只算一般,我有一次晚上在外面,满天繁星…”
花少北讲到兴奋之处情不自禁转头望向他,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忽悠看着看着也笑了。他注意到花少北讲的时候,眼睛是在闪闪发光的。

“满天繁星就在你的眼睛里。”

“咳…。”花少北最后也只说了一半便不再看他。忽悠望着对方的耳尖染上一层浅红色,像是知道什么似的,眼底的笑意越发明显。

当然,还有属于少年的淡淡的喜欢。

06.

花少北毕竟在这片森林待了很长时间,忽悠跟着他也算抄了很多近路。

“宝贝,你还没回答我昨晚的问题呢。”

“哇你这人怎么这么给啊,别叫我宝贝。什么问题啊…”

“就是那个草仙子树仙子石头仙…咳精灵,精灵。是不是年头待久了都能变啊。”在感受到花少北的迷之善意后忽悠还是改了口。

“当然啊且这一…啊!”

明明离花少北有一小段距离的忽悠眼疾手快几步跨过去拉住了差点滑倒的花少北。那人就这样措不及防的跌入心中之人的怀抱。

忽悠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气。

“哇刚刚好险——你刚刚怎么滑倒了,吓死我了。”

“可能踩着青苔了吧…啊对了,那你也回答我一个问题吧。”

“好啊,你说。”

“你……”

可以和我在一起吗?

07.

这样的话花少北怎么可能说的出口。他停顿了一下,还是将问题换成了“你到底为什么要来救公主”这种他其实一点都不想知道的问题。

忽悠望着花少北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揉脚踝,思来想去兴许是刚才不小心崴了,于是拍了拍身旁的大石头示意他坐下来。

“我母妃是你们这个国家的第二十一位公主。算是不太受重视,可她在我那二十几位姨妈中算比较漂亮的了,我父亲一眼看中。算是政治联姻吧,然后就有了我。”

“但是呢我父亲,你们应该都听说过,出了名的喜欢美人,我那两位哥哥也是在美酒佳人相伴下长成现在这样的。我父亲最近又看中了什么什么国的小公主,我母亲想着我如果立了功大概就可以巩固一下她的位置了。”

花少北就那样捧着脸发愣,也不知道听进去了没有。忽悠也不在意,望着前面不远处的山洞,戳了戳花少北:“诶诶花仙子,那是不是就是巨龙的山洞啦?”

花少北点了点头,几秒后好像又反应过来了,拍了一下忽悠。

“你再叫我花仙子我报警了啊。”

“是是是对不起我错了。噗。”

08.

两人就这样坐在石头上发呆。

有时候花少北也会怀疑忽悠真的是王子吗。除了衣服的料子望着可能比较贵,还有他腰间看起来价值不菲的剑以外,花少北真的想不通这种浑身上下散发着悠闲气场的人居然是王子。

儿时一起玩耍的时候他也只觉得忽悠是个富商的儿子。并没想过这个泥巴里摔跤了还乐呵呵的人会是未来可能继承国家大任的人。

忽悠转过头来看着花少北,他像是思考了很久,一脸认真的说:“花少北,等我救出公主我就告诉你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怎么样。”

“什么事情啊?”

“关于你的——。”

忽悠起身背对着花少北伸了个懒腰,随后转了个身面相他,微微鞠躬并且伸出了一只手。像极了童话书里王子邀请公主跳舞时的姿势。

花少北犹豫了一下,还是握住了那只手,继而跳下了那块大石头。随后任由忽悠扶着走。

其实受伤的位置只要轻轻用手指一触就没问题了。这是精灵都会的魔法。

但是为什么不碰呢?

大概是出于私心吧。

09.

山洞并不高,忽悠本来做好了正面与一只凶神恶煞的巨龙打斗的准备。

然而——

非常意外的是,巨龙似乎并不在洞里。忽悠望着角落里被绳子捆起来已经抱着一块金子缩成一团睡着了的小姑娘笑了,随后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帮她松了绑。小姑娘睡眠很浅,醒来便看到如此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王子蹲在她面前,小姑娘一下子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一双杏眼就那样愣愣的望着他。

花少北靠在洞口,望着这一幕。心里想着门当户对这四个字。

这位公主是国王最心爱的小女儿,生的好看极了。而忽悠那一副好皮囊自然不必说。两人虽然生活的国家不同,但身上流淌着的都是皇室的血液,几千金子一毫升的那种。

王子温柔公主貌美——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然而就在忽悠为公主松了绑准备把公主送回城堡的时候,四周却突然刮起了一场剧烈的风,猛烈的让他几乎睁不开眼。

一时间他觉得能见度太低,他只看到了有一大团黑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而气味突然变得有些难闻的空气告诉着忽悠——巨龙来了。

而后风渐渐弱了,他下意识的去寻找方才靠在洞口一直没有说话存在感极低的花少北。然而他却并没有看到那瘦小的身影。他只看到了浑身的鳞片发着微弱的光的巨龙。

10.

忽悠眼疾手快,先把小姑娘护在身后,然而巨龙似乎并没有要伤害他的意思,只是摇了摇头,随后侧头趴在地上耷拉着尾巴。

忽悠并没有看出来这头龙的这一系列动作有什么意义,然而身后的小姑娘却好像一眼瞧出了什么。她似乎想上前看看但是被忽悠伸手拦住了。

“诶诶诶干嘛呢你。”

“你让一下,我认识他!”

忽悠一脸茫然的望着身侧的小姑娘,对方一脸坚定忽悠只好妥协。但在公主上前时他又抽出了腰侧的利剑。

然而事实证明他想多了。

公主不停的对着巨龙喊着一个名字,直到她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划过脸颊滴答滴答的往下落,直到她的发出的声音渐渐哽咽也不曾停下。

他似乎看到巨龙的眼睛里有什么在闪闪发光。

大概是觉得公主没有什么危险,忽悠便猛的跑出山洞寻找着花少北。然而他在洞口四处张望却并未见那只傻傻的小精灵。

忽悠开始慌了。他估摸着巨龙来的时候那么大的风,花少北那么瘦怕是一下子被吹到外头去了。当他抬脚准备下去寻找花少北的时候,脚下的那块地发出了声音。

“哇你别踩!!!”

11.

恢复人形的花少北盘腿坐在地上,忽悠伸手拉了一把,顺便拍了拍他衣服上的灰。比他要矮半个头的花少北就那样愣愣的看着他,忽悠觉得好玩顺手揉了揉他的脸。

花少北一脸嫌弃的拍掉了那只在他脸上揉来揉去的手:“诶你干嘛…你怎么出来了公主呢。”

忽悠倒是并不介意对方的表情,抿嘴一笑道:“公主好像和巨龙认识,我感觉没什么大问题就出来找你了啊~我担心你呢。”

花少北翻了个白眼,随后两步并一步的进了山洞,他见身着华服的姑娘趴在巨龙的身上,哭的那叫一个伤心。花少北走近瞧了瞧,好像发现了什么:“哇兄弟,谁把你整成这样的啊,真惨。”

巨龙没说话,噢不。应该是说了,只是在场的两人一精灵都听不懂龙语。公主听到花少北的话像是见到了希望一样赶忙跑去握住了花少北的手:“你这么说…那他变的回来吗?”

花少北思考了几秒,随后抬头先望了望面前一身华服的小姑娘,又看了看巨龙。

“要不你两…打个啵?诶你这表情,你是不是在质疑我,不许质疑我。我看童话书上都是这么做的啊,这叫什么…叫…真爱之吻!你试试呗?”

小姑娘愣了两秒后毫不犹豫的走向巨龙,见她当真了花少北赶紧把人喊了回来。

“诶我说姑娘!呸不是那什么…哦公主!你还真信了啊,哇你们人类怎么都这么好耍啊,回来回来。”

待公主走过来之后,花少北示意公主和忽悠都在洞口待着,而他面向巨龙低吟了咒语。随后巨龙的身体被浅蓝色的光包围了起来,光越来越明亮,忽悠和小姑娘只好闭了眼睛,待到光渐渐消失时巨龙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位高个子的年轻人。

公主睁开眼睛后不知是不是因为高兴,眼泪瞬间落了下来。她飞奔过去抱住了那位年轻人。公主说这位年轻人是将军的儿子,是她的青梅竹马,是她的心上人。可是一年前失踪了。

忽悠想着这也算是个好结局,本身他来的目的并不是娶公主。他只是想着来寻找一个小时候觉得很可爱很有趣的家伙,来向那个家伙说明他的思念。路上听说公主被巨龙拐了,想着顺手救下也不错。

12.

“国王的掌上明珠被巨龙拐走,年轻人屠巨龙邻国王子相助,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这个故事怎么样?”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忽悠望向身旁的人,眼底的喜欢慢慢流露出来,小精灵却并没有察觉到。忽悠轻轻牵了嘴角:“那你觉得——王子时隔多年来寻儿时玩伴,两情相悦最终有情人终成眷属…怎么样?”

“啥啊那公…”花少北本着吐槽这个奇怪故事的心态,刚想问问公主怎么办而后才反应过来忽悠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忽悠的尿性他怎么可能不知,于是当成玩笑话来听后也没了下文。

忽悠见他不信,想着自己以后要少开些玩笑了。一边牵住小精灵的手将他拉入自己怀中并且示意他闭眼。小精灵乖乖听话,闭上了眼睛后只觉得额上有柔软的触感然而几秒便消失不见。

他愣了愣睁开眼睛,面前的人仿佛不是他认识的那位王子,他没有嬉皮笑脸,而是一副认真却又紧张的样子。

“我还有事没说呢,”忽悠的手抚上花少北的脸,在他刚刚亲吻过的地方轻轻附住。“其实我第一次见你就喜欢你了,特别特别喜欢。你小时候特别可爱,跟个小姑娘似的容易害羞,当然现在也是。”

“我觉得你…应该也是喜欢我的。”

忽悠伸出了手,却没有望向花少北,他侧过头假装望向不远处的河流,花少北却看到了他眼底的紧张。

“我们国家国库充盈,美女成咳不对。你…能不能给我一个和你在一起的机会?”

片刻后,他的手没有被小精灵握住,但是脸上却感觉到了温柔的触感。他一脸惊讶的望过来,然而小精灵却早已跑远。见他不追,他只好冲他大喊:“怎么还不走?你们国家离这里不近吧?我一个人可去不了你们国家。”

忽悠愣了一下,随后马上明白过来,他两步并一步跑过去抱住了花少北。

“……抱住了就不许松开啊。/////”

“好。”



END.

这里鹿阿九
谢谢您能看到最后( ॑꒳ ॑ )

评论(10)
热度(55)

© 时觊 | Powered by LOFTER